位置:中国作文网 >>作文500字 >>我是大自然中的一员作文500字

我是大自然中的一员作文500字

2016-05-02 18:56 | 中国作文网 | 0人推荐 | 字数:500字 | 5条回复

今天,我来到荆州郊区。在无限的静谧中,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我忘记了这个世界,忘了我自己。我的目光被这高大美丽的树所吸引。

我靠在一棵树上,静静的,仿佛自己也是一棵树。我的双脚长出根须深深扎入岩层里;我的胳膊变成树枝,头发变成茂盛的绿叶;我的血液变成了树的汁液,在年轮里旋转、流淌。

我幻想着一年四季的“我”。

春天,百花争艳,鸟语花香,花儿们绽开了笑脸。我也换上了绿色的新衣向大地问好,我环顾周围的大千世界,看到龟兔的赛跑比赛,听到杜鹃鸟的演唱会,还为南归的小鸟们搭建新家。

夏天,我和其他兄弟姐妹安起了绿色的屏障,白天,小孩子在我们下面玩耍,玩累了,靠在我们身上歇息。晚上,老人们又在我们底下乘凉,聊天,数星星,看月亮。树上的知了也不停的叫着:“知了,知了……”好像在和人们一起聊天。

秋天,我换上金黄色的衣服,树叶也开始脱落。我的孩子们随风而去,它们告诉我,它们看见了金色的大地,为秋风伴奏,还送小蚂蚁渡河。

冬天的我更是丰富多彩,和雪人交谈,与黑熊作伴,陪昏鸦观赏多阳西下,还帮白兔逃脱猎人的捕捉。

杜鹃鸟的歌声把梦中的我唤醒,我衣衣不舍的离开了这儿,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一起去看树。

一次奇幻的旅行 萨中一小 五年五班曲嘉欣沙发回目录
2016-05-02 18:57 作者:作文大全1

故事是从一天夜里开始的。一天,我和刘宇、高航在我家下棋。突然,一道光从我家窗前射过去,于是,我们赶下楼去,一看,什么也没有啊,然后就想上楼去了。正在这时,三刀光分别从我们三个人的脑门射了进去,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是我们手里多了三部手机,而这三部手机也很特别,我手里的手机上有三个图案:龙、虎、马,而刘宇手里的则是龟,高航的是鱼。我们当时也没怎么在意,便回去了,可一到我家,发现多了一个手表,上面只有一对翅膀,我出于好奇,便戴上它,然后便继续玩起了棋,我在那里思考,还想,要是能去恐龙世界多好啊!只听呼的一声,我们三人便到了森林里,我站了起来,对他们说:“我们在那里?”刘宇说(瑟瑟发抖):“我好~~~~~好怕!”高航又说:“你们看那边,有一只巨尾蜻蜓,显然我们到了恐龙时代。”“对啊,这里还有远古时代的树木呢!”我接着说。这时,两只异特龙向我们走来(说是走其实是跑)。把我们抓住了,大约过了一分钟,我们来到了一座地下宫殿,就在我的正前方,一只巨大的食肉牛龙在前边问我们:“你们是怎么来的,地球人?”“我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我说。于是那只恐龙检查了我们的身体,只是把我们的手机和手表拿了出来,问:“这是哪里来的?”我立刻回答:“从天而降的。” 刚说完,他就给我们松了绑,我问他为什么给为我松绑。于是,他对我们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给我们一人一个坐骑。我幸运的选到了一只万空龙,刘宇选了一只盾军龙,高航选了一只翼龙,原来,我们三个是被选中的战士,只需双拳紧握大睁双眼,在心中默念一遍“正义与光明同在”就可以使用力量了。“我担任队长了!”我说。“好!”高航和刘宇喊。我们便原地试了一遍,可我不能变身,原来我的力量是彩,只需在心中念“彩”,然后想要变得颜色,可惜不能变绿和黄, 于是我便成了红色,变完后我们又随龙王选兵器,我早了 百变长枪,刘宇选的是灵刀,高航选的是气剑。我们三人选好武器,然后龙王说我们一年来一次,每年都有新任务,这次的任务是去三国后,取曹操从别人那里偷的一支箭,叫北斗七星箭,其实是一天龙太子不小心用天地日月弓把它射的穿越了时空,于是我们便对着表说“三国统一之后!”我们不便来到了曹操的大本营,这时,他们的一员大将来了,手里拿着北斗七星剑,刘宇便上去了,刚是一招飞沙走石,就被他的气场拉了回来,身负重伤,原来他是一位世外高人,名叫“摩多”,高航本想上,被我拦了下来。于是我拿出武器,迎了上去,他把箭藏了起来。战斗开始了,他把爪子套变了出来,使了一着干柴烈火,我急忙使了一招分天个案,经过了两千多个回合,我把枪头一拨,把棍子一拉,变成了一个三节棍,使了一大海巨波,我便结束了这场战斗,那着箭,回到了恐龙时代,把它交给了龙王。 第二年到了,我们熟练的用手表穿越了恐龙时代。可是,恐龙的生命快用尽了,于是他让我们帮他找回他妻子留下的龙蛋,算起来该十六岁了,只要把壳打开,他出来时就会做事了,,可是龙蛋丢了,才让我们寻找. 原来蛋在一个人的手里,他是穿越时空来这得。我们找到了他,原来他叫雷姆,是一个杀手。他们见到了龙蛋,激动万分幸好他没发现被吃了,于是,我们激发出体内能量,刘宇和高航一齐上阵,被他的那只宠物——一只豹子打败了。于是我上场了,把枪变成了方天画戟,可那头豹子太厉害了,我竟然伤害不到他。这时,雷姆站了起来,我们赶忙召出坐骑,命令他们与那头豹子感,而我们则与雷姆斗了起来。 我用一招——一念无专,把雷姆打倒,可谁知,他太强大了(比我们预料的要强大10倍),于是我们三人一齐发动攻击,他有些痛苦的表情,于是我们召回宠物,并骑了上去,可豹子已经死了,他就更不行了,最后我们和用一招银河落九天,把他打倒。 我们高高兴兴地抱着龙蛋回去。德国龙王已经死知道事情的来由后,对我们说:“我父王不行了,所以我们要准备他的葬礼,请你两年后再来。”我们一听,心里又喜又失望,但我们还是很高兴,因为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团结。 好了,故事就说到这里了,我们期待着两年后,两年后的任务~~~~~ 指导教师:孙国静 教师点评:这篇文章的作者展开丰富的想象,写出了一个科幻小故事,看得出作者对未来科技成果的渴望,对外星世界的向往,对宇宙和平的期盼。建议作者课余时间多阅读自然科学和科普知识,使自己的下一篇科幻作品更有说服力。

我的家乡板凳回目录
2016-05-02 18:59 作者:作文大全2

我的家乡我的家乡我的家乡山清水秀,四季风景如画,让人陶醉。空气是那么清鲜,天空是那么明朗。蔚蓝的天空中有几朵洁白的白云飘来飘去,为蓝天增添了几分生机。一条用柏油铺城的马路平直的伸向远方,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我的家乡天水人杰地灵,古代诗人刘禹锡和李商隐都曾在我的家乡。刘禹锡公园的风景犹如仙境,如诗如画。有一条碧绿如玉的小溪,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溪里还有成群结队的小鱼在小溪里自由嬉戏。一条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弯弯曲曲地穿梭在树林中,路旁还有供人们休息的椅子。碧绿的草坪上开满了许多小花,五彩缤纷。有竹林,他们像一排排威武的士兵。人们走在里面心旷神怡,流连忘返。我的家乡的特产有:柿子饼,石榴,樱桃。樱桃每一刻都有山楂一般大小,红里透紫,紫里透红。柿子饼色泽好,酸酸甜甜的。石榴石在突尼斯石榴上进行改进,有了现在的河阴石榴。河阴石榴还结束了吃石榴吐籽的历史呢!把一颗晶莹剔透的石榴籽放入口中一股清凉的感直沁心田,吃过很长时间,嘴角还有一丝丝清凉环绕着。我家乡的风景名胜也是数不胜数,如:洞林寺,刘禹锡墓,环翠峪,黄河风景区。荥阳环翠峪是荥阳市省级风景区,面积二十四平方公里。景区集山,水,石,溶洞,古城堡,稀有植物为一体。景色优美,素有“桂林山水甲天下,环翠风景冠中州。”之美称。其中长达数里的自然溶洞—神仙洞占地总面积十二平方公里。卧龙峰顶有保护完好的明清古城堡、黄帝妃子嫘祖庙、回归钟(警世钟)、皮定均司令员豫西抗日指挥部旧址、罕见的石头开花等“云花石”;古老相传的婆媳让水形成的贤孝文化、家庭美德教育基地、八路军后方医院旧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三寿”摩崖石刻、植物活化石万年古橿树与峰顶相互辉映。我爱我的家乡,爱他那迷人的风景!荥阳一小五二班张梦圆

无私的绿#3楼回目录
2016-05-02 19:01 作者:作文大全3

我是生长在那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的大城市里的一根小草。身为绿色中的一员,每天尽心尽力的为绿化城市努力着。

一天……一年……时间在不断流逝,我依然在工作,可是,在我眼中呈现的是世事凄凉。每天,有无数的人踩踏着的身躯,我忍受着,有许多人站在两旁,将一个叫“球”的东西在我头顶上踢来踢去,我忍受着,还有人把我的朋友一个个剥夺而去,我也忍受着……望着那蔚蓝的天空与洁白的云,我渴望的是人们的关心。

一天,像平时一样,放眼望着天空,一只小鸟友诉说了他们在山林里快乐的生活,我的心碎了,泪汩汩而流,难以压抑,天上下起了雨,好大,好大。淋湿了那保护绿色的标语牌和对其不屑一顾的人们,我不禁感到阵阵悲痛再次涌上心头。我每次都尝试着发出自己的声音,可是人们有何曾听见,只是不管不顾罢了,我多么希望能在丛林中快乐的生活

和平常一样——一个微风习习的早晨,一个仅有几岁的小孩子朝我这边走来,我正做好忍受痛苦的准备,不过,出乎意料!他尽力踩踏着空出的泥土,慢慢地将我的同伴扶起,也将我已被压弯的身躯扶起,似乎只有他才能听懂我的倾诉。“你也会疼吧!”他微笑着抚摸着我的头,我也笑着,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我翻到了无比的温馨,这种感觉是第一次有,我深切感到,这感觉以后一定还会有。我改变了我的想法,我愿享受着这短暂的温馨,永远努力做属于自己的工作。

仔细一想,自己是不是太容易满足了呢,多年的屈辱与一时的温馨,确实——因为我信任着这温馨,说我容易满足,那也没办法——谁让我是自然中一份无私的绿呢?

实验小学六年级:625633767

无私的绿#4楼回目录
2016-05-02 19:02 作者:作文大全4

我是生长在那人山人海,热闹非凡的大城市里的一根小草。身为绿色中的一员,每天尽心尽力的为绿化城市努力着。

一天……一年……时间在不断流逝,我依然在工作,可是,在我眼中呈现的是世事凄凉。每天,有无数的人踩踏着的身躯,我忍受着,有许多人站在两旁,将一个叫“球”的东西在我头顶上踢来踢去,我忍受着,还有人把我的朋友一个个剥夺而去,我也忍受着……望着那蔚蓝的天空与洁白的云,我渴望的是人们的关心。

一天,像平时一样,放眼望着天空,一只小鸟友诉说了他们在山林里快乐的生活,我的心碎了,泪汩汩而流,难以压抑,天上下起了雨,好大,好大。淋湿了那保护绿色的标语牌和对其不屑一顾的人们,我不禁感到阵阵悲痛再次涌上心头。我每次都尝试着发出自己的声音,可是人们有何曾听见,只是不管不顾罢了,我多么希望能在丛林中快乐的生活

和平常一样——一个微风习习的早晨,一个仅有几岁的小孩子朝我这边走来,我正做好忍受痛苦的准备,不过,出乎意料!他尽力踩踏着空出的泥土,慢慢地将我的同伴扶起,也将我已被压弯的身躯扶起,似乎只有他才能听懂我的倾诉。“你也会疼吧!”他微笑着抚摸着我的头,我也笑着,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我翻到了无比的温馨,这种感觉是第一次有,我深切感到,这感觉以后一定还会有。我改变了我的想法,我愿享受着这短暂的温馨,永远努力做属于自己的工作。

仔细一想,自己是不是太容易满足了呢,多年的屈辱与一时的温馨,确实——因为我信任着这温馨,说我容易满足,那也没办法——谁让我是自然中一份无私的绿呢?

实验小学六年级:625633767

最终幻想#5楼回目录
2016-05-02 19:04 作者:作文大全5

暴风雨洗礼后的天空蓝得像一片薄水晶。阳光穿越,为沙滩落下参差不齐的影子。倾斜在一片辉煌中的破旧木船,因而显得更为斑驳。

海水涨落,漫延。

莉莉不安地绞着手,目光几次投向远处的木船。她的脚尖,在沙滩上勾画出不知所措的圆圈。

“我们——我们去看看冰女——好吗?”话语中多了几分请求。

我没有回答。于是莉莉摇摇摆摆地走向木船,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她走得飞快,方圆几里,都能听到她稚嫩的童音:

“洛丽塔——”

“洛丽塔——”

木船宛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即将走到岁月的终点。油漆剥落,船身亦被水泡得有些发胀。莉莉心疼地倾出船内的积水,我抱着臂,不动声色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不在。”

我想,我是一直清楚洛丽塔不在的。因为很多年前的一个风雨夜里,我曾看见她站在那些红帽子石像旁,用手温柔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却是桀骜不驯地仰望天空。我承认,那时自己被吓得不轻。

莉莉仍在忙碌。海风吹起,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能感觉得到。

她来了。洛丽塔。

回转身,然后——我看到了她。她黑色的长发散落着,零乱地附在脸颊上。雨水顺着她的衣襟滴坠,于空旷的沙滩砸出孤寂的音符。

她径直向着木船走来,视线扫望海天相接的地方。她不理会我和莉莉,仿佛我们只是没有形体的空气。她就那样坐在船舷上——孤零零的。

“洛丽塔小姐?”莉莉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我抓紧莉莉的手,一把将她从洛丽塔身边拉开,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莉莉略有些恼怒,愤愤地跟在我身旁。

你不会懂的,莉莉。

或许我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关于我们的冰女——我是说,洛丽塔。

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在做什么。据说——我们的祖先搬到这复活节岛之时,就已看到她孤傲地站立着,身后是那些红帽子的石像。

她每个夜里都睡在木船上——也许我曾看到过的风雨夜除外。其余的时候,她总是凝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多少岁了——岁月从未带走她的青春。

岛上的人惧怕她。他们私下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她有多少“妖力”,可以永不衰老,可以承受自然打击的力量。他们在背后称她为,冰女。

冰女。

真是个残忍无情的称谓。

洛丽塔就是洛丽塔。她从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她的行动,是无法被我们这些世俗之人所明彻理解的——同样,我们也不必深入她的世界。

岛上最有经验的老人曾在死前对我说,或许,洛丽塔是和岛上的石像一起流落的。她是在守望,守望着族人的归来,接她回去。

千百年的守望吗……

我加快步伐,没有再去看那道孤寂的身影。

“从今天起,复活节岛将作为我们地球的第四个探索基地,人类即将不再孤单!”荧屏上的播报员自豪地宣布,伴随着荧屏内的掌声和荧屏外的掌声。

岛民们四处奔走欢呼——除了我。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寻找着宇宙中其他的高级生命。他们建立探索基地,频频向宇宙发射识别信息,却从未接到过回应。地球,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住地吟唱着“找朋友”的歌谣。

洛丽塔……

斑驳的木船,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上。静寂无人。

我想,我知道去哪里找她。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的,洛丽塔的眼泪。她靠在红帽子石像旁,一如既往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然后我看到,一滴晶莹的液体坠落。

当这里化为物质的基地,她将再也看不到她的族人。洛丽塔,悲哀的洛丽塔,空做了一生一世的守望。

海水翻涌起异样的波浪。她抬起头,身体突然僵住了。她的目光指向远方。眼眸中,这一次却分明多了几分微妙的激动。

那里,隐约间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

洛丽塔,正向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她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甚至给人一种上了年纪的感觉。她从我的身旁擦肩而过。

我知道,她看见了我。那一刻她的嘴角上扬,她的笑容,甜美而又忧伤。

黑影渐进。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艘大型古船。船上,站立着同样红帽子的石像。

洛丽塔缓缓地向着古船走去。海水漫过了她的身体。她的黑色长发,在风中一绺绺散开。

一夜间,岛上的红帽子石像均消隐无迹,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洛丽塔。惟有那只斑驳的破旧木船,依然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

也许暴风雨洗礼后的天空蓝得像一片薄水晶。阳光穿越,为沙滩落下参差不齐的影子。倾斜在一片辉煌中的破旧木船,因而显得更为斑驳。

海水涨落,漫延。

莉莉不安地绞着手,目光几次投向远处的木船。她的脚尖,在沙滩上勾画出不知所措的圆圈。

“我们——我们去看看冰女——好吗?”话语中多了几分请求。

我没有回答。于是莉莉摇摇摆摆地走向木船,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她走得飞快,方圆几里,都能听到她稚嫩的童音:

“洛丽塔——”

“洛丽塔——”

木船宛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即将走到岁月的终点。油漆剥落,船身亦被水泡得有些发胀。莉莉心疼地倾出船内的积水,我抱着臂,不动声色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不在。”

我想,我是一直清楚洛丽塔不在的。因为很多年前的一个风雨夜里,我曾看见她站在那些红帽子石像旁,用手温柔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却是桀骜不驯地仰望天空。我承认,那时自己被吓得不轻。

莉莉仍在忙碌。海风吹起,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能感觉得到。

她来了。洛丽塔。

回转身,然后——我看到了她。她黑色的长发散落着,零乱地附在脸颊上。雨水顺着她的衣襟滴坠,于空旷的沙滩砸出孤寂的音符。

她径直向着木船走来,视线扫望海天相接的地方。她不理会我和莉莉,仿佛我们只是没有形体的空气。她就那样坐在船舷上——孤零零的。

“洛丽塔小姐?”莉莉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我抓紧莉莉的手,一把将她从洛丽塔身边拉开,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莉莉略有些恼怒,愤愤地跟在我身旁。

你不会懂的,莉莉。

或许我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关于我们的冰女——我是说,洛丽塔。

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在做什么。据说——我们的祖先搬到这复活节岛之时,就已看到她孤傲地站立着,身后是那些红帽子的石像。

她每个夜里都睡在木船上——也许我曾看到过的风雨夜除外。其余的时候,她总是凝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多少岁了——岁月从未带走她的青春。

岛上的人惧怕她。他们私下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她有多少“妖力”,可以永不衰老,可以承受自然打击的力量。他们在背后称她为,冰女。

冰女。

真是个残忍无情的称谓。

洛丽塔就是洛丽塔。她从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她的行动,是无法被我们这些世俗之人所明彻理解的——同样,我们也不必深入她的世界。

岛上最有经验的老人曾在死前对我说,或许,洛丽塔是和岛上的石像一起流落的。她是在守望,守望着族人的归来,接她回去。

千百年的守望吗……

我加快步伐,没有再去看那道孤寂的身影。

“从今天起,复活节岛将作为我们地球的第四个探索基地,人类即将不再孤单!”荧屏上的播报员自豪地宣布,伴随着荧屏内的掌声和荧屏外的掌声。

岛民们四处奔走欢呼——除了我。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寻找着宇宙中其他的高级生命。他们建立探索基地,频频向宇宙发射识别信息,却从未接到过回应。地球,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住地吟唱着“找朋友”的歌谣。

洛丽塔……

斑驳的木船,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上。静寂无人。

我想,我知道去哪里找她。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的,洛丽塔的眼泪。她靠在红帽子石像旁,一如既往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然后我看到,一滴晶莹的液体坠落。

当这里化为物质的基地,她将再也看不到她的族人。洛丽塔,悲哀的洛丽塔,空做了一生一世的守望。

海水翻涌起异样的波浪。她抬起头,身体突然僵住了。她的目光指向远方。眼眸中,这一次却分明多了几分微妙的激动。

那里,隐约间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

洛丽塔,正向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她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甚至给人一种上了年纪的感觉。她从我的身旁擦肩而过。

我知道,她看见了我。那一刻她的嘴角上扬,她的笑容,甜美而又忧伤。

黑影渐进。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艘大型古船。船上,站立着同样红帽子的石像。

洛丽塔缓缓地向着古船走去。海水漫过了她的身体。她的黑色长发,在风中一绺绺散开。

一夜间,岛上的红帽子石像均消隐无迹,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洛丽塔。惟有那只斑驳的破旧木船,依然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

也许暴风雨洗礼后的天空蓝得像一片薄水晶。阳光穿越,为沙滩落下参差不齐的影子。倾斜在一片辉煌中的破旧木船,因而显得更为斑驳。

海水涨落,漫延。

莉莉不安地绞着手,目光几次投向远处的木船。她的脚尖,在沙滩上勾画出不知所措的圆圈。

“我们——我们去看看冰女——好吗?”话语中多了几分请求。

我没有回答。于是莉莉摇摇摆摆地走向木船,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她走得飞快,方圆几里,都能听到她稚嫩的童音:

“洛丽塔——”

“洛丽塔——”

木船宛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即将走到岁月的终点。油漆剥落,船身亦被水泡得有些发胀。莉莉心疼地倾出船内的积水,我抱着臂,不动声色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不在。”

我想,我是一直清楚洛丽塔不在的。因为很多年前的一个风雨夜里,我曾看见她站在那些红帽子石像旁,用手温柔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却是桀骜不驯地仰望天空。我承认,那时自己被吓得不轻。

莉莉仍在忙碌。海风吹起,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能感觉得到。

她来了。洛丽塔。

回转身,然后——我看到了她。她黑色的长发散落着,零乱地附在脸颊上。雨水顺着她的衣襟滴坠,于空旷的沙滩砸出孤寂的音符。

她径直向着木船走来,视线扫望海天相接的地方。她不理会我和莉莉,仿佛我们只是没有形体的空气。她就那样坐在船舷上——孤零零的。

“洛丽塔小姐?”莉莉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我抓紧莉莉的手,一把将她从洛丽塔身边拉开,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莉莉略有些恼怒,愤愤地跟在我身旁。

你不会懂的,莉莉。

或许我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关于我们的冰女——我是说,洛丽塔。

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在做什么。据说——我们的祖先搬到这复活节岛之时,就已看到她孤傲地站立着,身后是那些红帽子的石像。

她每个夜里都睡在木船上——也许我曾看到过的风雨夜除外。其余的时候,她总是凝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多少岁了——岁月从未带走她的青春。

岛上的人惧怕她。他们私下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她有多少“妖力”,可以永不衰老,可以承受自然打击的力量。他们在背后称她为,冰女。

冰女。

真是个残忍无情的称谓。

洛丽塔就是洛丽塔。她从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她的行动,是无法被我们这些世俗之人所明彻理解的——同样,我们也不必深入她的世界。

岛上最有经验的老人曾在死前对我说,或许,洛丽塔是和岛上的石像一起流落的。她是在守望,守望着族人的归来,接她回去。

千百年的守望吗……

我加快步伐,没有再去看那道孤寂的身影。

“从今天起,复活节岛将作为我们地球的第四个探索基地,人类即将不再孤单!”荧屏上的播报员自豪地宣布,伴随着荧屏内的掌声和荧屏外的掌声。

岛民们四处奔走欢呼——除了我。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寻找着宇宙中其他的高级生命。他们建立探索基地,频频向宇宙发射识别信息,却从未接到过回应。地球,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住地吟唱着“找朋友”的歌谣。

洛丽塔……

斑驳的木船,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上。静寂无人。

我想,我知道去哪里找她。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的,洛丽塔的眼泪。她靠在红帽子石像旁,一如既往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然后我看到,一滴晶莹的液体坠落。

当这里化为物质的基地,她将再也看不到她的族人。洛丽塔,悲哀的洛丽塔,空做了一生一世的守望。

海水翻涌起异样的波浪。她抬起头,身体突然僵住了。她的目光指向远方。眼眸中,这一次却分明多了几分微妙的激动。

那里,隐约间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

洛丽塔,正向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她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甚至给人一种上了年纪的感觉。她从我的身旁擦肩而过。

我知道,她看见了我。那一刻她的嘴角上扬,她的笑容,甜美而又忧伤。

黑影渐进。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艘大型古船。船上,站立着同样红帽子的石像。

洛丽塔缓缓地向着古船走去。海水漫过了她的身体。她的黑色长发,在风中一绺绺散开。

一夜间,岛上的红帽子石像均消隐无迹,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洛丽塔。惟有那只斑驳的破旧木船,依然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

也许暴风雨洗礼后的天空蓝得像一片薄水晶。阳光穿越,为沙滩落下参差不齐的影子。倾斜在一片辉煌中的破旧木船,因而显得更为斑驳。

海水涨落,漫延。

莉莉不安地绞着手,目光几次投向远处的木船。她的脚尖,在沙滩上勾画出不知所措的圆圈。

“我们——我们去看看冰女——好吗?”话语中多了几分请求。

我没有回答。于是莉莉摇摇摆摆地走向木船,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她走得飞快,方圆几里,都能听到她稚嫩的童音:

“洛丽塔——”

“洛丽塔——”

木船宛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即将走到岁月的终点。油漆剥落,船身亦被水泡得有些发胀。莉莉心疼地倾出船内的积水,我抱着臂,不动声色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不在。”

我想,我是一直清楚洛丽塔不在的。因为很多年前的一个风雨夜里,我曾看见她站在那些红帽子石像旁,用手温柔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却是桀骜不驯地仰望天空。我承认,那时自己被吓得不轻。

莉莉仍在忙碌。海风吹起,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能感觉得到。

她来了。洛丽塔。

回转身,然后——我看到了她。她黑色的长发散落着,零乱地附在脸颊上。雨水顺着她的衣襟滴坠,于空旷的沙滩砸出孤寂的音符。

她径直向着木船走来,视线扫望海天相接的地方。她不理会我和莉莉,仿佛我们只是没有形体的空气。她就那样坐在船舷上——孤零零的。

“洛丽塔小姐?”莉莉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我抓紧莉莉的手,一把将她从洛丽塔身边拉开,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莉莉略有些恼怒,愤愤地跟在我身旁。

你不会懂的,莉莉。

或许我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关于我们的冰女——我是说,洛丽塔。

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在做什么。据说——我们的祖先搬到这复活节岛之时,就已看到她孤傲地站立着,身后是那些红帽子的石像。

她每个夜里都睡在木船上——也许我曾看到过的风雨夜除外。其余的时候,她总是凝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多少岁了——岁月从未带走她的青春。

岛上的人惧怕她。他们私下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她有多少“妖力”,可以永不衰老,可以承受自然打击的力量。他们在背后称她为,冰女。

冰女。

真是个残忍无情的称谓。

洛丽塔就是洛丽塔。她从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她的行动,是无法被我们这些世俗之人所明彻理解的——同样,我们也不必深入她的世界。

岛上最有经验的老人曾在死前对我说,或许,洛丽塔是和岛上的石像一起流落的。她是在守望,守望着族人的归来,接她回去。

千百年的守望吗……

我加快步伐,没有再去看那道孤寂的身影。

“从今天起,复活节岛将作为我们地球的第四个探索基地,人类即将不再孤单!”荧屏上的播报员自豪地宣布,伴随着荧屏内的掌声和荧屏外的掌声。

岛民们四处奔走欢呼——除了我。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寻找着宇宙中其他的高级生命。他们建立探索基地,频频向宇宙发射识别信息,却从未接到过回应。地球,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住地吟唱着“找朋友”的歌谣。

洛丽塔……

斑驳的木船,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上。静寂无人。

我想,我知道去哪里找她。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的,洛丽塔的眼泪。她靠在红帽子石像旁,一如既往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然后我看到,一滴晶莹的液体坠落。

当这里化为物质的基地,她将再也看不到她的族人。洛丽塔,悲哀的洛丽塔,空做了一生一世的守望。

海水翻涌起异样的波浪。她抬起头,身体突然僵住了。她的目光指向远方。眼眸中,这一次却分明多了几分微妙的激动。

那里,隐约间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

洛丽塔,正向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她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甚至给人一种上了年纪的感觉。她从我的身旁擦肩而过。

我知道,她看见了我。那一刻她的嘴角上扬,她的笑容,甜美而又忧伤。

黑影渐进。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艘大型古船。船上,站立着同样红帽子的石像。

洛丽塔缓缓地向着古船走去。海水漫过了她的身体。她的黑色长发,在风中一绺绺散开。

一夜间,岛上的红帽子石像均消隐无迹,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洛丽塔。惟有那只斑驳的破旧木船,依然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

也许暴风雨洗礼后的天空蓝得像一片薄水晶。阳光穿越,为沙滩落下参差不齐的影子。倾斜在一片辉煌中的破旧木船,因而显得更为斑驳。

海水涨落,漫延。

莉莉不安地绞着手,目光几次投向远处的木船。她的脚尖,在沙滩上勾画出不知所措的圆圈。

“我们——我们去看看冰女——好吗?”话语中多了几分请求。

我没有回答。于是莉莉摇摇摆摆地走向木船,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她走得飞快,方圆几里,都能听到她稚嫩的童音:

“洛丽塔——”

“洛丽塔——”

木船宛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即将走到岁月的终点。油漆剥落,船身亦被水泡得有些发胀。莉莉心疼地倾出船内的积水,我抱着臂,不动声色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不在。”

我想,我是一直清楚洛丽塔不在的。因为很多年前的一个风雨夜里,我曾看见她站在那些红帽子石像旁,用手温柔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却是桀骜不驯地仰望天空。我承认,那时自己被吓得不轻。

莉莉仍在忙碌。海风吹起,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能感觉得到。

她来了。洛丽塔。

回转身,然后——我看到了她。她黑色的长发散落着,零乱地附在脸颊上。雨水顺着她的衣襟滴坠,于空旷的沙滩砸出孤寂的音符。

她径直向着木船走来,视线扫望海天相接的地方。她不理会我和莉莉,仿佛我们只是没有形体的空气。她就那样坐在船舷上——孤零零的。

“洛丽塔小姐?”莉莉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我抓紧莉莉的手,一把将她从洛丽塔身边拉开,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莉莉略有些恼怒,愤愤地跟在我身旁。

你不会懂的,莉莉。

或许我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关于我们的冰女——我是说,洛丽塔。

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在做什么。据说——我们的祖先搬到这复活节岛之时,就已看到她孤傲地站立着,身后是那些红帽子的石像。

她每个夜里都睡在木船上——也许我曾看到过的风雨夜除外。其余的时候,她总是凝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多少岁了——岁月从未带走她的青春。

岛上的人惧怕她。他们私下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她有多少“妖力”,可以永不衰老,可以承受自然打击的力量。他们在背后称她为,冰女。

冰女。

真是个残忍无情的称谓。

洛丽塔就是洛丽塔。她从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她的行动,是无法被我们这些世俗之人所明彻理解的——同样,我们也不必深入她的世界。

岛上最有经验的老人曾在死前对我说,或许,洛丽塔是和岛上的石像一起流落的。她是在守望,守望着族人的归来,接她回去。

千百年的守望吗……

我加快步伐,没有再去看那道孤寂的身影。

“从今天起,复活节岛将作为我们地球的第四个探索基地,人类即将不再孤单!”荧屏上的播报员自豪地宣布,伴随着荧屏内的掌声和荧屏外的掌声。

岛民们四处奔走欢呼——除了我。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寻找着宇宙中其他的高级生命。他们建立探索基地,频频向宇宙发射识别信息,却从未接到过回应。地球,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住地吟唱着“找朋友”的歌谣。

洛丽塔……

斑驳的木船,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上。静寂无人。

我想,我知道去哪里找她。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的,洛丽塔的眼泪。她靠在红帽子石像旁,一如既往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然后我看到,一滴晶莹的液体坠落。

当这里化为物质的基地,她将再也看不到她的族人。洛丽塔,悲哀的洛丽塔,空做了一生一世的守望。

海水翻涌起异样的波浪。她抬起头,身体突然僵住了。她的目光指向远方。眼眸中,这一次却分明多了几分微妙的激动。

那里,隐约间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

洛丽塔,正向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她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甚至给人一种上了年纪的感觉。她从我的身旁擦肩而过。

我知道,她看见了我。那一刻她的嘴角上扬,她的笑容,甜美而又忧伤。

黑影渐进。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艘大型古船。船上,站立着同样红帽子的石像。

洛丽塔缓缓地向着古船走去。海水漫过了她的身体。她的黑色长发,在风中一绺绺散开。

一夜间,岛上的红帽子石像均消隐无迹,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洛丽塔。惟有那只斑驳的破旧木船,依然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

也许暴风雨洗礼后的天空蓝得像一片薄水晶。阳光穿越,为沙滩落下参差不齐的影子。倾斜在一片辉煌中的破旧木船,因而显得更为斑驳。

海水涨落,漫延。

莉莉不安地绞着手,目光几次投向远处的木船。她的脚尖,在沙滩上勾画出不知所措的圆圈。

“我们——我们去看看冰女——好吗?”话语中多了几分请求。

我没有回答。于是莉莉摇摇摆摆地走向木船,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她走得飞快,方圆几里,都能听到她稚嫩的童音:

“洛丽塔——”

“洛丽塔——”

木船宛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即将走到岁月的终点。油漆剥落,船身亦被水泡得有些发胀。莉莉心疼地倾出船内的积水,我抱着臂,不动声色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不在。”

我想,我是一直清楚洛丽塔不在的。因为很多年前的一个风雨夜里,我曾看见她站在那些红帽子石像旁,用手温柔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却是桀骜不驯地仰望天空。我承认,那时自己被吓得不轻。

莉莉仍在忙碌。海风吹起,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能感觉得到。

她来了。洛丽塔。

回转身,然后——我看到了她。她黑色的长发散落着,零乱地附在脸颊上。雨水顺着她的衣襟滴坠,于空旷的沙滩砸出孤寂的音符。

她径直向着木船走来,视线扫望海天相接的地方。她不理会我和莉莉,仿佛我们只是没有形体的空气。她就那样坐在船舷上——孤零零的。

“洛丽塔小姐?”莉莉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我抓紧莉莉的手,一把将她从洛丽塔身边拉开,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莉莉略有些恼怒,愤愤地跟在我身旁。

你不会懂的,莉莉。

或许我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关于我们的冰女——我是说,洛丽塔。

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在做什么。据说——我们的祖先搬到这复活节岛之时,就已看到她孤傲地站立着,身后是那些红帽子的石像。

她每个夜里都睡在木船上——也许我曾看到过的风雨夜除外。其余的时候,她总是凝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多少岁了——岁月从未带走她的青春。

岛上的人惧怕她。他们私下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她有多少“妖力”,可以永不衰老,可以承受自然打击的力量。他们在背后称她为,冰女。

冰女。

真是个残忍无情的称谓。

洛丽塔就是洛丽塔。她从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她的行动,是无法被我们这些世俗之人所明彻理解的——同样,我们也不必深入她的世界。

岛上最有经验的老人曾在死前对我说,或许,洛丽塔是和岛上的石像一起流落的。她是在守望,守望着族人的归来,接她回去。

千百年的守望吗……

我加快步伐,没有再去看那道孤寂的身影。

“从今天起,复活节岛将作为我们地球的第四个探索基地,人类即将不再孤单!”荧屏上的播报员自豪地宣布,伴随着荧屏内的掌声和荧屏外的掌声。

岛民们四处奔走欢呼——除了我。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寻找着宇宙中其他的高级生命。他们建立探索基地,频频向宇宙发射识别信息,却从未接到过回应。地球,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住地吟唱着“找朋友”的歌谣。

洛丽塔……

斑驳的木船,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上。静寂无人。

我想,我知道去哪里找她。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的,洛丽塔的眼泪。她靠在红帽子石像旁,一如既往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然后我看到,一滴晶莹的液体坠落。

当这里化为物质的基地,她将再也看不到她的族人。洛丽塔,悲哀的洛丽塔,空做了一生一世的守望。

海水翻涌起异样的波浪。她抬起头,身体突然僵住了。她的目光指向远方。眼眸中,这一次却分明多了几分微妙的激动。

那里,隐约间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

洛丽塔,正向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她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甚至给人一种上了年纪的感觉。她从我的身旁擦肩而过。

我知道,她看见了我。那一刻她的嘴角上扬,她的笑容,甜美而又忧伤。

黑影渐进。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艘大型古船。船上,站立着同样红帽子的石像。

洛丽塔缓缓地向着古船走去。海水漫过了她的身体。她的黑色长发,在风中一绺绺散开。

一夜间,岛上的红帽子石像均消隐无迹,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洛丽塔。惟有那只斑驳的破旧木船,依然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

也许暴风雨洗礼后的天空蓝得像一片薄水晶。阳光穿越,为沙滩落下参差不齐的影子。倾斜在一片辉煌中的破旧木船,因而显得更为斑驳。

海水涨落,漫延。

莉莉不安地绞着手,目光几次投向远处的木船。她的脚尖,在沙滩上勾画出不知所措的圆圈。

“我们——我们去看看冰女——好吗?”话语中多了几分请求。

我没有回答。于是莉莉摇摇摆摆地走向木船,沙滩上留下一串深深浅浅的脚印。她走得飞快,方圆几里,都能听到她稚嫩的童音:

“洛丽塔——”

“洛丽塔——”

木船宛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即将走到岁月的终点。油漆剥落,船身亦被水泡得有些发胀。莉莉心疼地倾出船内的积水,我抱着臂,不动声色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她不在。”

我想,我是一直清楚洛丽塔不在的。因为很多年前的一个风雨夜里,我曾看见她站在那些红帽子石像旁,用手温柔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却是桀骜不驯地仰望天空。我承认,那时自己被吓得不轻。

莉莉仍在忙碌。海风吹起,我的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我,能感觉得到。

她来了。洛丽塔。

回转身,然后——我看到了她。她黑色的长发散落着,零乱地附在脸颊上。雨水顺着她的衣襟滴坠,于空旷的沙滩砸出孤寂的音符。

她径直向着木船走来,视线扫望海天相接的地方。她不理会我和莉莉,仿佛我们只是没有形体的空气。她就那样坐在船舷上——孤零零的。

“洛丽塔小姐?”莉莉试探性地问了一声。

我抓紧莉莉的手,一把将她从洛丽塔身边拉开,朝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莉莉略有些恼怒,愤愤地跟在我身旁。

你不会懂的,莉莉。

或许我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关于我们的冰女——我是说,洛丽塔。

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在做什么。据说——我们的祖先搬到这复活节岛之时,就已看到她孤傲地站立着,身后是那些红帽子的石像。

她每个夜里都睡在木船上——也许我曾看到过的风雨夜除外。其余的时候,她总是凝望着远处海天相接的地方。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多少岁了——岁月从未带走她的青春。

岛上的人惧怕她。他们私下里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她有多少“妖力”,可以永不衰老,可以承受自然打击的力量。他们在背后称她为,冰女。

冰女。

真是个残忍无情的称谓。

洛丽塔就是洛丽塔。她从不属于我们的世界,她的行动,是无法被我们这些世俗之人所明彻理解的——同样,我们也不必深入她的世界。

岛上最有经验的老人曾在死前对我说,或许,洛丽塔是和岛上的石像一起流落的。她是在守望,守望着族人的归来,接她回去。

千百年的守望吗……

我加快步伐,没有再去看那道孤寂的身影。

“从今天起,复活节岛将作为我们地球的第四个探索基地,人类即将不再孤单!”荧屏上的播报员自豪地宣布,伴随着荧屏内的掌声和荧屏外的掌声。

岛民们四处奔走欢呼——除了我。

千百年来,人类一直在寻找着宇宙中其他的高级生命。他们建立探索基地,频频向宇宙发射识别信息,却从未接到过回应。地球,就像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住地吟唱着“找朋友”的歌谣。

洛丽塔……

斑驳的木船,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上。静寂无人。

我想,我知道去哪里找她。

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的,洛丽塔的眼泪。她靠在红帽子石像旁,一如既往地抚摸着石像,喃喃自语。然后我看到,一滴晶莹的液体坠落。

当这里化为物质的基地,她将再也看不到她的族人。洛丽塔,悲哀的洛丽塔,空做了一生一世的守望。

海水翻涌起异样的波浪。她抬起头,身体突然僵住了。她的目光指向远方。眼眸中,这一次却分明多了几分微妙的激动。

那里,隐约间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

洛丽塔,正向着我所在的方向走来。她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甚至给人一种上了年纪的感觉。她从我的身旁擦肩而过。

我知道,她看见了我。那一刻她的嘴角上扬,她的笑容,甜美而又忧伤。

黑影渐进。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是一艘大型古船。船上,站立着同样红帽子的石像。

洛丽塔缓缓地向着古船走去。海水漫过了她的身体。她的黑色长发,在风中一绺绺散开。

一夜间,岛上的红帽子石像均消隐无迹,如同从未出现过一般。

而那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洛丽塔。惟有那只斑驳的破旧木船,依然倾斜在黄灿灿的沙滩。

也许

今日作文推荐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