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中国作文网 >>作文650字 >>打扫厕所作文650字

打扫厕所作文650字

2016-11-12 10:42 | 中国作文网 | 18人推荐 | 字数:650字 | 5条回复
打扫厕所作文650字

在生活中,人人都会遇到困难,在克服困难的过程中,我们会从中得到启示,悟出一些人生的哲理。

星期四那天,期中考试结束后,老师派我和五名女生去打扫厕所。我想:打扫厕所还不容易吗?不就是扫扫地吗?于是我便爽快地答应了。其实,我完全想错了。这次老师是让我们大扫除——把池子里的粪便全部清理干净。

我们先去伙房借来了水管,水管太长,又缠在了一起,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水管解开。

老师告诉了我们打扫的方法,我们便打扫起来。刚开始打扫时,面对扑鼻而来的臭气,我真想回去,但当我想到全校女生看到干净的厕所露出的甜蜜的笑容时,我决定还是继续干下去。这时,一个个困难迎面而来。首先,池里的卫生纸和粪便用扫帚怎么也排不出去,怎么办呢?我忽然看见墙角处有一根棍子,于是我就拿棍子把粪便往下捅,孙桂萌用水冲,其它几名女生用扫帚扫。好不容易弄好了第一个池子,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打扫厕所用的水管不喷水了。我们都很着急,甚至有人还说:“怎么不喷水了?如果没水,还怎么打扫呀?”我和付学鑫一起跑到接水管的地方查看,原来是水管接口处开了。我急忙拿起来水管,对准口接起来,可是总是接不上,还溅了一身水。付学鑫急中生智,说:“我去把水管关了,你再接。”然后,我们顺利地接上了水管,又继续打扫起来。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们才把厕所打扫干净。看到干净的厕所,我们心里美滋滋的。老师检查后,还大力夸奖了我们,并奖给我们六人每人3个BT币。

从这件事中,我明白了遇到困难,要认真思考,想出解决的办法,而不能退缩逃避。也更加明白了一个大道理,那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快乐的一件事沙发回目录
2016-11-12 10:43 作者:作文大全1

快乐的一件事

我放学回家后,看见妈妈在打扫卫生。我对妈妈说:我们来打扫卫生吧!说完之后我们就干了起来。我拿起了扫把,快乐地扫了起来。这时,妈妈正在打扫厕所等我把地扫干净了,就跑去厕所问妈妈:妈妈你看我扫的干干净净?我的话一说完,就落在地上,妈妈用手指着我哈哈大笑,过了一会儿,我又开始整理房间。整理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我的计算机给摔坏了,我心疼的哇哇大叫,妈妈连忙拿着道具来帮我吧计算机修好,修了一个小时妈妈才把我的计算机修好。

干完这些事后我们累的满头大汗。虽然我今天很累,但那时我很开心,因为妈妈夸我十一哥爱劳动的好孩子。

我是妈妈的好帮手板凳回目录
2016-11-12 10:45 作者:作文大全2

今天放学回家后我对妈妈说:“我们来打扫卫生吧!我来给你当帮手。”说完之后我们就干了起来。我拿起扫帚认真地扫了起来。这时候妈妈在打扫厕所,等我把地扫干净了,我就高兴地跑进厕所对妈妈说,“妈妈,我扫得干净吗?”我话音刚落就滑倒在厕所地上,乐得妈妈哈哈大笑。后来我就开始整理房间了。整理时一不小心把刚买的卷笔刀给摔坏了,我心疼得哇哇大哭,妈妈看见了急忙过来帮我修。修了很久终于修好了。干完这些事后我们累得满头大汗了。虽然我今天干得很累,但是我很高兴,因为妈妈夸我是一个爱劳动的好帮手。

捣蛋仙子(六)#3楼回目录
2016-11-12 10:47 作者:作文大全3

 ; ; ; ;厕所里真的是很臭。不管怎么说,我们这所学校也是市重点啊!而且是仿澳大利亚的管理,怎么就没有清洁工来打扫卫生呢?我真是快要呕吐了!

 ; ; ;“真是受不了!想我堂堂天使之父,竟沦落到为人类打扫厕所的地步!”我忿忿不然地自言自语。“别抱怨啦!”身后突然传来了声音。我回头一看,“刘子枫!我……你,这里是女厕所好不好!你怎么跑来女厕所了?!”我大吃一惊。“哼,还不是来扫厕所,‘欧八桑’说要一个厕所一个厕所的打扫,你已经先在这个厕所打扫了,我只好也来这个女(声音一下子小了下去)厕所了!”

 ; ; ; ;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自己都没想到要需要这么长时间才能想到的办法,“刘子枫,你说咱们是不是很笨,竟然没有想到用超能力把厕所里的臭味缓解一下!”“对呀!”刘子枫应和着。他把门关上。我凝聚手里的灵力,并从商店里采集来一瓶香水,混合在灵力里。“散!”我低喝一声,顿时,茉莉花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厕所。

 ; ; ; “丁颐伊!你不扫厕所,在厕所里跳什么舞?!”“欧八桑”来突击检查了(因为天使之泪施完法术,必须跳三秒“迪斯科”,才能使灵力散去,偏偏就在二秒半的时候让“欧八桑”发现了。

 ; ; ; 我尴尬地收回动作,“我……呃。啊!我刚才扫了半天了,因为看到自己劳动成果如此之好,如此之成功,于是,心里抑制不住兴奋,所以,跳了一段‘迪斯科’来缓解心里的兴奋,我在家里都是从来不干活的,这次有了这么突出的表现,跳一段舞,所以,也是情有可原的,对不对?老师……”

 ; ; ; 在我一边编出“情有可原”的谎话的时候,我的“第二意识”就像刘子枫心底传音:“刘子枫,麻烦帮帮忙,赶快使出超能力,把脏的东西全都打扫干净!”“OK!”刘子枫连忙躲到门后,“不负众望”的打扫好了厕所。

 ; ; “好了!废话少说!我去检查一下!”“欧八桑”说。

 ; ; “恩?真的很干净啊!”“欧八桑”边说边走了出去。

 ; ; “耶!!”我和刘子枫跳了起来……

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4楼回目录
2016-11-12 10:48 作者:作文大全4

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这是美国简单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的作品,请大家阅读之后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题目叫“第三件毁了我父亲的事”,父亲究竟是怎么被毁的?文章第一段明确写出“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傻蛋的死究竟跟父亲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这辈子有三件事让他很受打击。第三件事是傻蛋,傻蛋死了这件事。第一件事是珍珠港事件。第二件事是搬到温纳奇附近我祖父的农场,我父亲在那里结束余生,虽然他的余生或许在这之前就已经结束了。

我父亲把傻蛋的死这件事怪罪到傻蛋的老婆身上,然后他怪罪鲈鱼,最后他怪罪到自己身上,因为是他把《田野与溪流》杂志①后面的那张广告拿给傻蛋看,上面写着他们可以运送活鲈鱼到美国各地。

傻蛋拿到鱼以后,他开始变得怪里怪气。那些鱼改变了傻蛋整个人,我父亲是这么说的。

我从来不知道傻蛋的真名,如果有人知道,我也没听说过。他以前就叫傻蛋,现在我只记得他叫做傻蛋。他像个小老头,秃头,个子很矮,但手脚却很有力。如果他露齿而笑,虽然这种情况很少见,他的嘴唇会往后卷,露出黄褐、残缺的牙齿:那让他有一种狡猾的表情。当他听你说话时,那一双水溜溜的眼睛牢牢盯住你的嘴巴——如果你不是在说话,那双眼睛就会游移到别处,在你身体上打转。

我觉得他不是真的聋了,至少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聋。但他的确不会说话,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不管他是不是聋子,傻蛋打从一九二〇年代起就是锯木厂的工人。这里是属于华盛顿州亚基马市的“卡萨卡木材公司”。我认识傻蛋的那些年,他是个清洁工,那些年来我从没看过他有不同的打扮。一顶毛帽、一件卡其工作衫、一件丁尼夹克、一条吊带裤。在衣服上面的口袋,他每次都放几卷卫生纸,因为他的工作项目之一就是打扫厕所并且补充厕所里的用品。这工作让他很忙,因为夜巡的工人在绕过工厂一圈后,离开时总是会在午餐盒放一、两卷卫生纸夹带离开。

傻蛋带着一只手电筒,即是他上得是白天班。他也带了螺旋扳手、钳子、螺丝起子、绝缘胶带……所有技工会带的工具。就这样,他们为此取笑傻蛋,因为他总是带了那么多工具在身上。卡尔、泰德、强尼,他们是取笑傻蛋的人里最恶劣的。但傻蛋毫不介意,我想他已经习惯了。

我父亲从不取笑傻蛋,至少据我所知是如此。爸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留着小平头,双下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肚子。傻蛋总是盯着那肚子瞧。傻蛋会到父亲工作的磨光室,当他用磨石轮打磨木材时,傻蛋会坐在一张板凳上,看着我爸的肚子。

傻蛋的房子和别人的差不多。

那是一间贴满焦油纸的房子,在河流附近,距离镇上约五、六英里。房子后面半英里的地方,在草坪的尽头有一个大石坑,那是州政府为了铺设道附近路挖出来的坑。原本是三个大洞,过了许多年,三个大洞都积满了水。然后慢慢地,这三个池塘就变成一个池塘。

那池塘很深,看起来很阴森

傻蛋有房子,也有老婆,年纪比傻蛋小很多,据说曾经和墨西哥人鬼混。父亲说讲这种话的人真是爱管闲事,像卡尔、泰德、强尼那些人。

她是个矮小的胖女人,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我第一看到她,就看到那双眼睛。那次我和彼得在一起骑着脚踏车,在傻蛋家门前停下要一杯水喝。

当她开门时。我说我是戴尔的儿子。我说:“他和傻——”然后我马上改口。“噢,他和你先生一起工作。我们骑脚踏车,想来这里要杯水喝。”

“在这里等,”她说。

她两手各拿了一只小锡杯回来。我一口就喝光了。

但她没有帮我们多倒一杯水。她看着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当我们开始骑上脚踏车时,她走到门旁边。

“哪天你们两个小家伙有一辆车,说不定我可以一起兜兜风。”

她笑了。她的牙齿和嘴巴相比,看起来太大了。

“我们走吧,”彼得说,然后我们就走了。

在我们这一州,不是很多地方可以找得到鲈鱼。在一些高山溪流中大多数是彩虹鳟,一些河鳟和红点鲑②,在蔚蓝湖和环石湖里还有银鱼。大概就是这些鱼,除了在秋末,有些河里会有海洋鲑鱼回游。但是如果你以钓鱼为生,这里的鱼足够让你忙的了。没有人钓鲈鱼,我认识的很多人从来没看过鲈鱼,除了在照片上。但是我父亲在阿肯色州和乔治亚州长大,他以前看过很多鲈鱼,傻蛋的鲈鱼和他有很大关系,因为傻蛋是他的朋友。

鲈鱼送来的那天,我跑去市立游泳池游泳。我记得我回家后又出门去拿鲈鱼,因为老爸要去帮傻蛋的忙——从路易西安纳州巴顿洛吉寄来的三大箱包裹。

我们坐上傻蛋的小卡车,老爸、傻蛋和我。

那三大箱包裹原来是三个大桶子,放在

《那小子真帅》――此书真的很帅吗?#5楼回目录
2016-11-12 10:50 作者:作文大全5

《那小子真帅》

 ;

 ;

这是一本最近在班上人气爆棚的书,互相传阅次数相当频繁。上网看看,哦,怪不得,介绍说此网络小说平均每篇的点击浏览数达到了7、8万次之多,作者每天能收到有近60封读者写来的E-Mail。上月15号一经面世便受到了中学生们的热烈欢迎,截止到现在已经销售了200万余册,成为不少大型书店最畅销的书。可是,我对网络小说兴趣并不怎么大,尽管网上说得天花乱坠,班上同学看得津津乐道。但是,不论怎么说,作为现在的中学生,或许是应该接受接受这些“快餐文化”。

五一放假的第二天晚上,上网狂看完了这套(全2册)评价尚高的人气小说。我轻信了一个多么美丽的假相,当时是越看越气,最后看完,一气之下,忿忿地发表了一句评论(要知道我从来都懒得对网上的书本作任何评价,即使是我超超超超喜欢的书):So childish ! Nothing different from “流行花园”!俗!

想当年(小学),流行花园“风华正茂”时,让全班多少同学抓狂一样追着看。本来我时很想一睹其“庐山真面目”的,有什么魔力会让大家倾情于此“不能自拔”呢?怪哉!可是由于家父管教甚严,临近升学考时连电视都不给小女一碰,于是便丧失了一个机会。当然,考试完后大玩特玩,问同学借了一套DVD。本来是想好好欣赏欣赏的,可是看到一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首先就是被那几位所谓长相酷帅的“四大天王”的非人面孔及眼下最hit的“变态个性”给“枪毙”了。其次,如果再继续看下去,那全剧弥漫的颓废、堕落、媚俗的“不良思想”可就要吞噬我“屈臣士”般(屈臣士的蒸馏水的广告言:Watsons蒸馏水,清纯100%)的灵魂了。“流”存在的种种缺陷,也是《那》的种种窟窿。最令我不满的是,《那》似乎有抄袭的嫌疑咧!

智银圣:“四大天王”中的头头,霸道,无礼,学疏才浅。可是人家就是身家好,出身富贵,大宅院,最新款的手机……还被作者描写成Handsome boy,听起来的确像是梦幻少女心目中的“白马”。一个飞标过去――我最恨就是这种人了,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欺负人家,蛮横无理那是家常便饭,还常常找茬,无中生有……真是所有恶行的统一体现者。一天到晚翘课,逃学,和几个死党黏在一起,酒吧、舞厅,甚至夜不归宿……天哪,为什么这样子的人会成为当代中学生心目中的偶像?!难道大家都疯了吗?说他们是“呕像”或是“殴像”都还抬举他们了呢!用现在一个极具概括性的词来说,就是“废材”,in English is “White elephant”。当然,能有这么一帮朋友陪着他癫,毫无怨言,也算是他三生修来的福分。

韩千穗:属于生活中极平凡的女子,倒是有些姿色,但并不很出众。在名门高校念书,但成绩应是差得一塌糊涂,对待老师可是有一套。平时上课没事就和死党希灿上课就喜欢躲在最后一排,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逃学、挥霍是她的强项。为了能早退,经常和希灿打扫厕所,于是,厕所又成了她们在学校消磨时光的“好去处”有个吊儿郎当的哥哥,虽与他是兄妹关系,但哥哥对她称得上是尖酸刻薄,整天“剥削”不说还小气得很。但是,妈妈对她的管教算严,对其交往对象尤其注意,手机只能接不能外拨。一有烦心是就借酒消愁。个性倒还不错,率直,开明,嘻嘻哈哈的,不拘小节。对待比她凶的人,先是必恭必敬的,可要真是胡搅蛮缠过火了,就会说出一些很令她自己震惊的话。为此,她常为自己在紧急场合的勇敢表现自豪。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让她招上了智银圣这个怪胎,于是,整本书就围着这俩人兜兜转转。

 ;

其实这本书讲述的生活看起来,似乎很令人羡慕。多自在的生活啊,多刺激好玩啊,恋爱多好啊,多想有一份这样的爱情啊。可是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事情真的原原本本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是多么荒谬!有可能为了去买东西而打扫厕所吗?有借酒消愁的吗?有动不动就没事儿找人打架的吗?……太不真实!

思想问题:瞧瞧那一个个男男女女花枝招展的样子,要不是认识的,肯定以为是一帮“非洲火鸡”来到中国呢!(夸张了点)打扮得也太,太俗了吧。那头发,真是被折磨得连声叫苦,乱得一鸡窝似的,或许这才是眼下说的up the date――前卫!再看看那些女孩的衣服,蕾丝,纱网,吊带……一个个似乎在比谁“露”得多,再不就是一个个公仔头花花绿绿地印在衣服上,还要故意扮成小女孩的样子,柔柔弱弱,搏人怜悯啊?!曾经有一位美国的教授来到中国,看《那小子真帅》

 ;

 ;

这是一本最近在班上人气爆棚的书,互相传阅次数相当频繁。上网看看,哦,怪不得,介绍说此网络小说平均每篇的点击浏览数达到了7、8万次之多,作者每天能收到有近60封读者写来的E-Mail。上月15号一经面世便受到了中学生们的热烈欢迎,截止到现在已经销售了200万余册,成为不少大型书店最畅销的书。可是,我对网络小说兴趣并不怎么大,尽管网上说得天花乱坠,班上同学看得津津乐道。但是,不论怎么说,作为现在的中学生,或许是应该接受接受这些“快餐文化”。

五一放假的第二天晚上,上网狂看完了这套(全2册)评价尚高的人气小说。我轻信了一个多么美丽的假相,当时是越看越气,最后看完,一气之下,忿忿地发表了一句评论(要知道我从来都懒得对网上的书本作任何评价,即使是我超超超超喜欢的书):So childish ! Nothing different from “流行花园”!俗!

想当年(小学),流行花园“风华正茂”时,让全班多少同学抓狂一样追着看。本来我时很想一睹其“庐山真面目”的,有什么魔力会让大家倾情于此“不能自拔”呢?怪哉!可是由于家父管教甚严,临近升学考时连电视都不给小女一碰,于是便丧失了一个机会。当然,考试完后大玩特玩,问同学借了一套DVD。本来是想好好欣赏欣赏的,可是看到一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首先就是被那几位所谓长相酷帅的“四大天王”的非人面孔及眼下最hit的“变态个性”给“枪毙”了。其次,如果再继续看下去,那全剧弥漫的颓废、堕落、媚俗的“不良思想”可就要吞噬我“屈臣士”般(屈臣士的蒸馏水的广告言:Watsons蒸馏水,清纯100%)的灵魂了。“流”存在的种种缺陷,也是《那》的种种窟窿。最令我不满的是,《那》似乎有抄袭的嫌疑咧!

智银圣:“四大天王”中的头头,霸道,无礼,学疏才浅。可是人家就是身家好,出身富贵,大宅院,最新款的手机……还被作者描写成Handsome boy,听起来的确像是梦幻少女心目中的“白马”。一个飞标过去――我最恨就是这种人了,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欺负人家,蛮横无理那是家常便饭,还常常找茬,无中生有……真是所有恶行的统一体现者。一天到晚翘课,逃学,和几个死党黏在一起,酒吧、舞厅,甚至夜不归宿……天哪,为什么这样子的人会成为当代中学生心目中的偶像?!难道大家都疯了吗?说他们是“呕像”或是“殴像”都还抬举他们了呢!用现在一个极具概括性的词来说,就是“废材”,in English is “White elephant”。当然,能有这么一帮朋友陪着他癫,毫无怨言,也算是他三生修来的福分。

韩千穗:属于生活中极平凡的女子,倒是有些姿色,但并不很出众。在名门高校念书,但成绩应是差得一塌糊涂,对待老师可是有一套。平时上课没事就和死党希灿上课就喜欢躲在最后一排,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逃学、挥霍是她的强项。为了能早退,经常和希灿打扫厕所,于是,厕所又成了她们在学校消磨时光的“好去处”有个吊儿郎当的哥哥,虽与他是兄妹关系,但哥哥对她称得上是尖酸刻薄,整天“剥削”不说还小气得很。但是,妈妈对她的管教算严,对其交往对象尤其注意,手机只能接不能外拨。一有烦心是就借酒消愁。个性倒还不错,率直,开明,嘻嘻哈哈的,不拘小节。对待比她凶的人,先是必恭必敬的,可要真是胡搅蛮缠过火了,就会说出一些很令她自己震惊的话。为此,她常为自己在紧急场合的勇敢表现自豪。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让她招上了智银圣这个怪胎,于是,整本书就围着这俩人兜兜转转。

 ;

其实这本书讲述的生活看起来,似乎很令人羡慕。多自在的生活啊,多刺激好玩啊,恋爱多好啊,多想有一份这样的爱情啊。可是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事情真的原原本本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是多么荒谬!有可能为了去买东西而打扫厕所吗?有借酒消愁的吗?有动不动就没事儿找人打架的吗?……太不真实!

思想问题:瞧瞧那一个个男男女女花枝招展的样子,要不是认识的,肯定以为是一帮“非洲火鸡”来到中国呢!(夸张了点)打扮得也太,太俗了吧。那头发,真是被折磨得连声叫苦,乱得一鸡窝似的,或许这才是眼下说的up the date――前卫!再看看那些女孩的衣服,蕾丝,纱网,吊带……一个个似乎在比谁“露”得多,再不就是一个个公仔头花花绿绿地印在衣服上,还要故意扮成小女孩的样子,柔柔弱弱,搏人怜悯啊?!曾经有一位美国的教授来到中国,看《那小子真帅》

 ;

 ;

这是一本最近在班上人气爆棚的书,互相传阅次数相当频繁。上网看看,哦,怪不得,介绍说此网络小说平均每篇的点击浏览数达到了7、8万次之多,作者每天能收到有近60封读者写来的E-Mail。上月15号一经面世便受到了中学生们的热烈欢迎,截止到现在已经销售了200万余册,成为不少大型书店最畅销的书。可是,我对网络小说兴趣并不怎么大,尽管网上说得天花乱坠,班上同学看得津津乐道。但是,不论怎么说,作为现在的中学生,或许是应该接受接受这些“快餐文化”。

五一放假的第二天晚上,上网狂看完了这套(全2册)评价尚高的人气小说。我轻信了一个多么美丽的假相,当时是越看越气,最后看完,一气之下,忿忿地发表了一句评论(要知道我从来都懒得对网上的书本作任何评价,即使是我超超超超喜欢的书):So childish ! Nothing different from “流行花园”!俗!

想当年(小学),流行花园“风华正茂”时,让全班多少同学抓狂一样追着看。本来我时很想一睹其“庐山真面目”的,有什么魔力会让大家倾情于此“不能自拔”呢?怪哉!可是由于家父管教甚严,临近升学考时连电视都不给小女一碰,于是便丧失了一个机会。当然,考试完后大玩特玩,问同学借了一套DVD。本来是想好好欣赏欣赏的,可是看到一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首先就是被那几位所谓长相酷帅的“四大天王”的非人面孔及眼下最hit的“变态个性”给“枪毙”了。其次,如果再继续看下去,那全剧弥漫的颓废、堕落、媚俗的“不良思想”可就要吞噬我“屈臣士”般(屈臣士的蒸馏水的广告言:Watsons蒸馏水,清纯100%)的灵魂了。“流”存在的种种缺陷,也是《那》的种种窟窿。最令我不满的是,《那》似乎有抄袭的嫌疑咧!

智银圣:“四大天王”中的头头,霸道,无礼,学疏才浅。可是人家就是身家好,出身富贵,大宅院,最新款的手机……还被作者描写成Handsome boy,听起来的确像是梦幻少女心目中的“白马”。一个飞标过去――我最恨就是这种人了,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欺负人家,蛮横无理那是家常便饭,还常常找茬,无中生有……真是所有恶行的统一体现者。一天到晚翘课,逃学,和几个死党黏在一起,酒吧、舞厅,甚至夜不归宿……天哪,为什么这样子的人会成为当代中学生心目中的偶像?!难道大家都疯了吗?说他们是“呕像”或是“殴像”都还抬举他们了呢!用现在一个极具概括性的词来说,就是“废材”,in English is “White elephant”。当然,能有这么一帮朋友陪着他癫,毫无怨言,也算是他三生修来的福分。

韩千穗:属于生活中极平凡的女子,倒是有些姿色,但并不很出众。在名门高校念书,但成绩应是差得一塌糊涂,对待老师可是有一套。平时上课没事就和死党希灿上课就喜欢躲在最后一排,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逃学、挥霍是她的强项。为了能早退,经常和希灿打扫厕所,于是,厕所又成了她们在学校消磨时光的“好去处”有个吊儿郎当的哥哥,虽与他是兄妹关系,但哥哥对她称得上是尖酸刻薄,整天“剥削”不说还小气得很。但是,妈妈对她的管教算严,对其交往对象尤其注意,手机只能接不能外拨。一有烦心是就借酒消愁。个性倒还不错,率直,开明,嘻嘻哈哈的,不拘小节。对待比她凶的人,先是必恭必敬的,可要真是胡搅蛮缠过火了,就会说出一些很令她自己震惊的话。为此,她常为自己在紧急场合的勇敢表现自豪。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让她招上了智银圣这个怪胎,于是,整本书就围着这俩人兜兜转转。

 ;

其实这本书讲述的生活看起来,似乎很令人羡慕。多自在的生活啊,多刺激好玩啊,恋爱多好啊,多想有一份这样的爱情啊。可是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事情真的原原本本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是多么荒谬!有可能为了去买东西而打扫厕所吗?有借酒消愁的吗?有动不动就没事儿找人打架的吗?……太不真实!

思想问题:瞧瞧那一个个男男女女花枝招展的样子,要不是认识的,肯定以为是一帮“非洲火鸡”来到中国呢!(夸张了点)打扮得也太,太俗了吧。那头发,真是被折磨得连声叫苦,乱得一鸡窝似的,或许这才是眼下说的up the date――前卫!再看看那些女孩的衣服,蕾丝,纱网,吊带……一个个似乎在比谁“露”得多,再不就是一个个公仔头花花绿绿地印在衣服上,还要故意扮成小女孩的样子,柔柔弱弱,搏人怜悯啊?!曾经有一位美国的教授来到中国,看《那小子真帅》

 ;

 ;

这是一本最近在班上人气爆棚的书,互相传阅次数相当频繁。上网看看,哦,怪不得,介绍说此网络小说平均每篇的点击浏览数达到了7、8万次之多,作者每天能收到有近60封读者写来的E-Mail。上月15号一经面世便受到了中学生们的热烈欢迎,截止到现在已经销售了200万余册,成为不少大型书店最畅销的书。可是,我对网络小说兴趣并不怎么大,尽管网上说得天花乱坠,班上同学看得津津乐道。但是,不论怎么说,作为现在的中学生,或许是应该接受接受这些“快餐文化”。

五一放假的第二天晚上,上网狂看完了这套(全2册)评价尚高的人气小说。我轻信了一个多么美丽的假相,当时是越看越气,最后看完,一气之下,忿忿地发表了一句评论(要知道我从来都懒得对网上的书本作任何评价,即使是我超超超超喜欢的书):So childish ! Nothing different from “流行花园”!俗!

想当年(小学),流行花园“风华正茂”时,让全班多少同学抓狂一样追着看。本来我时很想一睹其“庐山真面目”的,有什么魔力会让大家倾情于此“不能自拔”呢?怪哉!可是由于家父管教甚严,临近升学考时连电视都不给小女一碰,于是便丧失了一个机会。当然,考试完后大玩特玩,问同学借了一套DVD。本来是想好好欣赏欣赏的,可是看到一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首先就是被那几位所谓长相酷帅的“四大天王”的非人面孔及眼下最hit的“变态个性”给“枪毙”了。其次,如果再继续看下去,那全剧弥漫的颓废、堕落、媚俗的“不良思想”可就要吞噬我“屈臣士”般(屈臣士的蒸馏水的广告言:Watsons蒸馏水,清纯100%)的灵魂了。“流”存在的种种缺陷,也是《那》的种种窟窿。最令我不满的是,《那》似乎有抄袭的嫌疑咧!

智银圣:“四大天王”中的头头,霸道,无礼,学疏才浅。可是人家就是身家好,出身富贵,大宅院,最新款的手机……还被作者描写成Handsome boy,听起来的确像是梦幻少女心目中的“白马”。一个飞标过去――我最恨就是这种人了,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欺负人家,蛮横无理那是家常便饭,还常常找茬,无中生有……真是所有恶行的统一体现者。一天到晚翘课,逃学,和几个死党黏在一起,酒吧、舞厅,甚至夜不归宿……天哪,为什么这样子的人会成为当代中学生心目中的偶像?!难道大家都疯了吗?说他们是“呕像”或是“殴像”都还抬举他们了呢!用现在一个极具概括性的词来说,就是“废材”,in English is “White elephant”。当然,能有这么一帮朋友陪着他癫,毫无怨言,也算是他三生修来的福分。

韩千穗:属于生活中极平凡的女子,倒是有些姿色,但并不很出众。在名门高校念书,但成绩应是差得一塌糊涂,对待老师可是有一套。平时上课没事就和死党希灿上课就喜欢躲在最后一排,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逃学、挥霍是她的强项。为了能早退,经常和希灿打扫厕所,于是,厕所又成了她们在学校消磨时光的“好去处”有个吊儿郎当的哥哥,虽与他是兄妹关系,但哥哥对她称得上是尖酸刻薄,整天“剥削”不说还小气得很。但是,妈妈对她的管教算严,对其交往对象尤其注意,手机只能接不能外拨。一有烦心是就借酒消愁。个性倒还不错,率直,开明,嘻嘻哈哈的,不拘小节。对待比她凶的人,先是必恭必敬的,可要真是胡搅蛮缠过火了,就会说出一些很令她自己震惊的话。为此,她常为自己在紧急场合的勇敢表现自豪。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让她招上了智银圣这个怪胎,于是,整本书就围着这俩人兜兜转转。

 ;

其实这本书讲述的生活看起来,似乎很令人羡慕。多自在的生活啊,多刺激好玩啊,恋爱多好啊,多想有一份这样的爱情啊。可是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事情真的原原本本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是多么荒谬!有可能为了去买东西而打扫厕所吗?有借酒消愁的吗?有动不动就没事儿找人打架的吗?……太不真实!

思想问题:瞧瞧那一个个男男女女花枝招展的样子,要不是认识的,肯定以为是一帮“非洲火鸡”来到中国呢!(夸张了点)打扮得也太,太俗了吧。那头发,真是被折磨得连声叫苦,乱得一鸡窝似的,或许这才是眼下说的up the date――前卫!再看看那些女孩的衣服,蕾丝,纱网,吊带……一个个似乎在比谁“露”得多,再不就是一个个公仔头花花绿绿地印在衣服上,还要故意扮成小女孩的样子,柔柔弱弱,搏人怜悯啊?!曾经有一位美国的教授来到中国,看《那小子真帅》

 ;

 ;

这是一本最近在班上人气爆棚的书,互相传阅次数相当频繁。上网看看,哦,怪不得,介绍说此网络小说平均每篇的点击浏览数达到了7、8万次之多,作者每天能收到有近60封读者写来的E-Mail。上月15号一经面世便受到了中学生们的热烈欢迎,截止到现在已经销售了200万余册,成为不少大型书店最畅销的书。可是,我对网络小说兴趣并不怎么大,尽管网上说得天花乱坠,班上同学看得津津乐道。但是,不论怎么说,作为现在的中学生,或许是应该接受接受这些“快餐文化”。

五一放假的第二天晚上,上网狂看完了这套(全2册)评价尚高的人气小说。我轻信了一个多么美丽的假相,当时是越看越气,最后看完,一气之下,忿忿地发表了一句评论(要知道我从来都懒得对网上的书本作任何评价,即使是我超超超超喜欢的书):So childish ! Nothing different from “流行花园”!俗!

想当年(小学),流行花园“风华正茂”时,让全班多少同学抓狂一样追着看。本来我时很想一睹其“庐山真面目”的,有什么魔力会让大家倾情于此“不能自拔”呢?怪哉!可是由于家父管教甚严,临近升学考时连电视都不给小女一碰,于是便丧失了一个机会。当然,考试完后大玩特玩,问同学借了一套DVD。本来是想好好欣赏欣赏的,可是看到一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首先就是被那几位所谓长相酷帅的“四大天王”的非人面孔及眼下最hit的“变态个性”给“枪毙”了。其次,如果再继续看下去,那全剧弥漫的颓废、堕落、媚俗的“不良思想”可就要吞噬我“屈臣士”般(屈臣士的蒸馏水的广告言:Watsons蒸馏水,清纯100%)的灵魂了。“流”存在的种种缺陷,也是《那》的种种窟窿。最令我不满的是,《那》似乎有抄袭的嫌疑咧!

智银圣:“四大天王”中的头头,霸道,无礼,学疏才浅。可是人家就是身家好,出身富贵,大宅院,最新款的手机……还被作者描写成Handsome boy,听起来的确像是梦幻少女心目中的“白马”。一个飞标过去――我最恨就是这种人了,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欺负人家,蛮横无理那是家常便饭,还常常找茬,无中生有……真是所有恶行的统一体现者。一天到晚翘课,逃学,和几个死党黏在一起,酒吧、舞厅,甚至夜不归宿……天哪,为什么这样子的人会成为当代中学生心目中的偶像?!难道大家都疯了吗?说他们是“呕像”或是“殴像”都还抬举他们了呢!用现在一个极具概括性的词来说,就是“废材”,in English is “White elephant”。当然,能有这么一帮朋友陪着他癫,毫无怨言,也算是他三生修来的福分。

韩千穗:属于生活中极平凡的女子,倒是有些姿色,但并不很出众。在名门高校念书,但成绩应是差得一塌糊涂,对待老师可是有一套。平时上课没事就和死党希灿上课就喜欢躲在最后一排,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逃学、挥霍是她的强项。为了能早退,经常和希灿打扫厕所,于是,厕所又成了她们在学校消磨时光的“好去处”有个吊儿郎当的哥哥,虽与他是兄妹关系,但哥哥对她称得上是尖酸刻薄,整天“剥削”不说还小气得很。但是,妈妈对她的管教算严,对其交往对象尤其注意,手机只能接不能外拨。一有烦心是就借酒消愁。个性倒还不错,率直,开明,嘻嘻哈哈的,不拘小节。对待比她凶的人,先是必恭必敬的,可要真是胡搅蛮缠过火了,就会说出一些很令她自己震惊的话。为此,她常为自己在紧急场合的勇敢表现自豪。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让她招上了智银圣这个怪胎,于是,整本书就围着这俩人兜兜转转。

 ;

其实这本书讲述的生活看起来,似乎很令人羡慕。多自在的生活啊,多刺激好玩啊,恋爱多好啊,多想有一份这样的爱情啊。可是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事情真的原原本本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是多么荒谬!有可能为了去买东西而打扫厕所吗?有借酒消愁的吗?有动不动就没事儿找人打架的吗?……太不真实!

思想问题:瞧瞧那一个个男男女女花枝招展的样子,要不是认识的,肯定以为是一帮“非洲火鸡”来到中国呢!(夸张了点)打扮得也太,太俗了吧。那头发,真是被折磨得连声叫苦,乱得一鸡窝似的,或许这才是眼下说的up the date――前卫!再看看那些女孩的衣服,蕾丝,纱网,吊带……一个个似乎在比谁“露”得多,再不就是一个个公仔头花花绿绿地印在衣服上,还要故意扮成小女孩的样子,柔柔弱弱,搏人怜悯啊?!曾经有一位美国的教授来到中国,看《那小子真帅》

 ;

 ;

这是一本最近在班上人气爆棚的书,互相传阅次数相当频繁。上网看看,哦,怪不得,介绍说此网络小说平均每篇的点击浏览数达到了7、8万次之多,作者每天能收到有近60封读者写来的E-Mail。上月15号一经面世便受到了中学生们的热烈欢迎,截止到现在已经销售了200万余册,成为不少大型书店最畅销的书。可是,我对网络小说兴趣并不怎么大,尽管网上说得天花乱坠,班上同学看得津津乐道。但是,不论怎么说,作为现在的中学生,或许是应该接受接受这些“快餐文化”。

五一放假的第二天晚上,上网狂看完了这套(全2册)评价尚高的人气小说。我轻信了一个多么美丽的假相,当时是越看越气,最后看完,一气之下,忿忿地发表了一句评论(要知道我从来都懒得对网上的书本作任何评价,即使是我超超超超喜欢的书):So childish ! Nothing different from “流行花园”!俗!

想当年(小学),流行花园“风华正茂”时,让全班多少同学抓狂一样追着看。本来我时很想一睹其“庐山真面目”的,有什么魔力会让大家倾情于此“不能自拔”呢?怪哉!可是由于家父管教甚严,临近升学考时连电视都不给小女一碰,于是便丧失了一个机会。当然,考试完后大玩特玩,问同学借了一套DVD。本来是想好好欣赏欣赏的,可是看到一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首先就是被那几位所谓长相酷帅的“四大天王”的非人面孔及眼下最hit的“变态个性”给“枪毙”了。其次,如果再继续看下去,那全剧弥漫的颓废、堕落、媚俗的“不良思想”可就要吞噬我“屈臣士”般(屈臣士的蒸馏水的广告言:Watsons蒸馏水,清纯100%)的灵魂了。“流”存在的种种缺陷,也是《那》的种种窟窿。最令我不满的是,《那》似乎有抄袭的嫌疑咧!

智银圣:“四大天王”中的头头,霸道,无礼,学疏才浅。可是人家就是身家好,出身富贵,大宅院,最新款的手机……还被作者描写成Handsome boy,听起来的确像是梦幻少女心目中的“白马”。一个飞标过去――我最恨就是这种人了,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欺负人家,蛮横无理那是家常便饭,还常常找茬,无中生有……真是所有恶行的统一体现者。一天到晚翘课,逃学,和几个死党黏在一起,酒吧、舞厅,甚至夜不归宿……天哪,为什么这样子的人会成为当代中学生心目中的偶像?!难道大家都疯了吗?说他们是“呕像”或是“殴像”都还抬举他们了呢!用现在一个极具概括性的词来说,就是“废材”,in English is “White elephant”。当然,能有这么一帮朋友陪着他癫,毫无怨言,也算是他三生修来的福分。

韩千穗:属于生活中极平凡的女子,倒是有些姿色,但并不很出众。在名门高校念书,但成绩应是差得一塌糊涂,对待老师可是有一套。平时上课没事就和死党希灿上课就喜欢躲在最后一排,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逃学、挥霍是她的强项。为了能早退,经常和希灿打扫厕所,于是,厕所又成了她们在学校消磨时光的“好去处”有个吊儿郎当的哥哥,虽与他是兄妹关系,但哥哥对她称得上是尖酸刻薄,整天“剥削”不说还小气得很。但是,妈妈对她的管教算严,对其交往对象尤其注意,手机只能接不能外拨。一有烦心是就借酒消愁。个性倒还不错,率直,开明,嘻嘻哈哈的,不拘小节。对待比她凶的人,先是必恭必敬的,可要真是胡搅蛮缠过火了,就会说出一些很令她自己震惊的话。为此,她常为自己在紧急场合的勇敢表现自豪。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让她招上了智银圣这个怪胎,于是,整本书就围着这俩人兜兜转转。

 ;

其实这本书讲述的生活看起来,似乎很令人羡慕。多自在的生活啊,多刺激好玩啊,恋爱多好啊,多想有一份这样的爱情啊。可是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事情真的原原本本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是多么荒谬!有可能为了去买东西而打扫厕所吗?有借酒消愁的吗?有动不动就没事儿找人打架的吗?……太不真实!

思想问题:瞧瞧那一个个男男女女花枝招展的样子,要不是认识的,肯定以为是一帮“非洲火鸡”来到中国呢!(夸张了点)打扮得也太,太俗了吧。那头发,真是被折磨得连声叫苦,乱得一鸡窝似的,或许这才是眼下说的up the date――前卫!再看看那些女孩的衣服,蕾丝,纱网,吊带……一个个似乎在比谁“露”得多,再不就是一个个公仔头花花绿绿地印在衣服上,还要故意扮成小女孩的样子,柔柔弱弱,搏人怜悯啊?!曾经有一位美国的教授来到中国,看《那小子真帅》

 ;

 ;

这是一本最近在班上人气爆棚的书,互相传阅次数相当频繁。上网看看,哦,怪不得,介绍说此网络小说平均每篇的点击浏览数达到了7、8万次之多,作者每天能收到有近60封读者写来的E-Mail。上月15号一经面世便受到了中学生们的热烈欢迎,截止到现在已经销售了200万余册,成为不少大型书店最畅销的书。可是,我对网络小说兴趣并不怎么大,尽管网上说得天花乱坠,班上同学看得津津乐道。但是,不论怎么说,作为现在的中学生,或许是应该接受接受这些“快餐文化”。

五一放假的第二天晚上,上网狂看完了这套(全2册)评价尚高的人气小说。我轻信了一个多么美丽的假相,当时是越看越气,最后看完,一气之下,忿忿地发表了一句评论(要知道我从来都懒得对网上的书本作任何评价,即使是我超超超超喜欢的书):So childish ! Nothing different from “流行花园”!俗!

想当年(小学),流行花园“风华正茂”时,让全班多少同学抓狂一样追着看。本来我时很想一睹其“庐山真面目”的,有什么魔力会让大家倾情于此“不能自拔”呢?怪哉!可是由于家父管教甚严,临近升学考时连电视都不给小女一碰,于是便丧失了一个机会。当然,考试完后大玩特玩,问同学借了一套DVD。本来是想好好欣赏欣赏的,可是看到一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首先就是被那几位所谓长相酷帅的“四大天王”的非人面孔及眼下最hit的“变态个性”给“枪毙”了。其次,如果再继续看下去,那全剧弥漫的颓废、堕落、媚俗的“不良思想”可就要吞噬我“屈臣士”般(屈臣士的蒸馏水的广告言:Watsons蒸馏水,清纯100%)的灵魂了。“流”存在的种种缺陷,也是《那》的种种窟窿。最令我不满的是,《那》似乎有抄袭的嫌疑咧!

智银圣:“四大天王”中的头头,霸道,无礼,学疏才浅。可是人家就是身家好,出身富贵,大宅院,最新款的手机……还被作者描写成Handsome boy,听起来的确像是梦幻少女心目中的“白马”。一个飞标过去――我最恨就是这种人了,仗着自己财大气粗,欺负人家,蛮横无理那是家常便饭,还常常找茬,无中生有……真是所有恶行的统一体现者。一天到晚翘课,逃学,和几个死党黏在一起,酒吧、舞厅,甚至夜不归宿……天哪,为什么这样子的人会成为当代中学生心目中的偶像?!难道大家都疯了吗?说他们是“呕像”或是“殴像”都还抬举他们了呢!用现在一个极具概括性的词来说,就是“废材”,in English is “White elephant”。当然,能有这么一帮朋友陪着他癫,毫无怨言,也算是他三生修来的福分。

韩千穗:属于生活中极平凡的女子,倒是有些姿色,但并不很出众。在名门高校念书,但成绩应是差得一塌糊涂,对待老师可是有一套。平时上课没事就和死党希灿上课就喜欢躲在最后一排,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逃学、挥霍是她的强项。为了能早退,经常和希灿打扫厕所,于是,厕所又成了她们在学校消磨时光的“好去处”有个吊儿郎当的哥哥,虽与他是兄妹关系,但哥哥对她称得上是尖酸刻薄,整天“剥削”不说还小气得很。但是,妈妈对她的管教算严,对其交往对象尤其注意,手机只能接不能外拨。一有烦心是就借酒消愁。个性倒还不错,率直,开明,嘻嘻哈哈的,不拘小节。对待比她凶的人,先是必恭必敬的,可要真是胡搅蛮缠过火了,就会说出一些很令她自己震惊的话。为此,她常为自己在紧急场合的勇敢表现自豪。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让她招上了智银圣这个怪胎,于是,整本书就围着这俩人兜兜转转。

 ;

其实这本书讲述的生活看起来,似乎很令人羡慕。多自在的生活啊,多刺激好玩啊,恋爱多好啊,多想有一份这样的爱情啊。可是回过头来想想,如果事情真的原原本本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又是多么荒谬!有可能为了去买东西而打扫厕所吗?有借酒消愁的吗?有动不动就没事儿找人打架的吗?……太不真实!

思想问题:瞧瞧那一个个男男女女花枝招展的样子,要不是认识的,肯定以为是一帮“非洲火鸡”来到中国呢!(夸张了点)打扮得也太,太俗了吧。那头发,真是被折磨得连声叫苦,乱得一鸡窝似的,或许这才是眼下说的up the date――前卫!再看看那些女孩的衣服,蕾丝,纱网,吊带……一个个似乎在比谁“露”得多,再不就是一个个公仔头花花绿绿地印在衣服上,还要故意扮成小女孩的样子,柔柔弱弱,搏人怜悯啊?!曾经有一位美国的教授来到中国,看

今日作文推荐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