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中国作文网 >>作文800字 >>放纸鸢作文800字

放纸鸢作文800字

2016-11-12 07:45 | 中国作文网 | 0人推荐 | 字数:800字 | 5条回复
放纸鸢作文800字

放风筝是每个孩童都津津乐道的事情,似乎那小小的高高飞起的风筝承载了他们童年时代所有对快乐的诠释和向往。风筝飞的越高,小脚跳的越快,小手拍的也就越响,肆无忌惮的快乐与尖叫,随着风筝的起落而此起彼伏。

在那样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轻拂堤岸的杨柳沉醉在烟雾之中。我也曾和哥哥一起奔跑在田间的小路上放飞着自己制作的风筝。风筝是用枝条交叉支撑然后用厚厚的白纸粘在一起做成的。拿在手里特别的厚重。放风筝啦,哥哥远远的扯着线,我双手托着风筝,哥哥忽的说声放,便迅速的逆着风的方向奔跑了,如此这般要实验好多次,风筝才终于摇晃着飞上了天空。我兴奋的跟着哥哥一起奔跑着,欢呼着,歌唱着……

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如今,我的儿子两岁半了,也知道看到邻居家的哥哥放风筝扯着我的衣襟:妈妈,妈妈,我也要买世纪哥哥那样的风登(筝)。都是从孩子过来的,看到儿子仰起的稚嫩的小脸上满满的渴望,我似感同身受的立刻满足了儿子的小心愿。瞧,爸爸拉着他的小手朝超市的方向去了……

不一会爷俩拉拉扯扯的拖回来一个美羊羊风筝。人人都说春来早,欠我风筝五丈风。儿子扯着风筝,胖爸爸在巷弄里来回的跑着,儿子激动地跟在爸爸身后,像个小马驹一样一蹦一跳。可风筝一起一落,就是不愿飞起来。爸爸似乎累了,儿子好像有点失望,漫不经心的扯着风筝。

我领着儿子来到了大街上,风生风筝起。不一会风筝高高的飞了起来。儿子拍着胖乎乎的小手,自豪的招呼看热闹的小伙伴。我也激动地不断让儿子看风筝放的多高,妈妈多厉害……

眼瞅着再往前走就到了电线,我只好把风筝收回来。儿子兴奋的拿着风筝,我缠着线,看到儿子意犹未尽的样子,我安慰他;明天妈妈带你去大蒜宝宝广场去放,好吗?妈妈,妈妈风筝给大蒜宝宝放吧?你说呢?嘻嘻嘻……妈妈,那是绳(什)么?那是月亮,月亮升起来了,小鸟都回家了。妈妈,小鸟回家睡觉觉的吗?是的啊,儿子真聪明。咯咯咯……

夜幕降临了,儿子也甜甜的睡了。我静静地把风筝挂在了儿子睡觉房间的墙上……

纸鸢沙发回目录
2016-11-12 07:46 作者:作文大全1

——你离开我不到一年,但在我的记忆里却是漫长的一段岁月。——如今,我不知道你身在何处,只知道我们相隔两地。

——我期待着每一只振翅的白鸽在我的窗棂上盘旋而下,念念不忘着你竹简做成的信纸,一叶叶,写满了郁郁青青的回忆。

——我知道,你已经离开了,挈着那飘然的裙裾走向另一个世界。思念似潮水,默默地漫过无垠的忘川,连同对你的记忆,深埋在寂静的海底——。

柳梢下的泪光

他,出身于名门望族,是名副其实的富家公子。她,出生在一间风雨飘摇的草堂,父亲被达官贵人们拳打脚踢,欺侮致死。丢下她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在动荡不安的下层社会勉强维持生计。母亲在亲戚们的帮助下苦心经营一家药铺,生意终日冷冷清清。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夏日清晨,绿荷缥缈的清香氤氲着安定祥和的整个城镇,他跟随父母外出郊游。她,帮助母亲出城采购药品。走出城外,须得经过那片芳香四溢的荷花池。当她挑着沉甸甸的扁担轻声哼唱着走上桥头时,遇见了同样将幽邃的目光倾泻向自己的他。那是他和她的纯真的邂逅。

河边的细柳已见不到轻柔的飘絮,隐隐有几只羽翼未丰的幼雏尖声细气地低鸣,渗透进被夏日的阳光晒得温存迷醉的空气中。“你叫什么名字呢?”“萧斓,你呢?”她有些含羞地低下头,两颊荡漾起盈盈的红晕。“我叫蓝誉,不过城里人都习惯叫我蓝少爷,但我并不喜欢这样称呼,更不喜欢他们喊我时低三下四的样子。我们做朋友吧,过段时间我就要跟着父亲去经商了,一离开就要很长的时日。我想听听你的故事。”他俏皮地眨着那双精致的大眼睛。“我没有什么故事,但我的身份和你能做朋友吗?我爹爹他在我出生后的第二天就被人打死了,听母亲说,是爹爹不忍心街上的一个老人被那些镇上的老爷们欺负,就冲上去打抱不平,结果被他们打死了。我根本记不清父亲的摸样,我只是恨那些肮脏的被人们称为老爷的人。”他望着泪眼扑簌迷离的她,突然心情沉重起来。他想起在他六岁那年,父亲请几个城里的富商到家里饮酒,席间曾兴致勃勃地谈论如何惩罚一位管闲事“刁民”而不受官府的法办的故事。他清楚地记得,父亲谈起这件事时脸上是令人生厌的笑意。他,默默地低下了头。她问他怎么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对不起面前这位身世孤苦的少女。他暗暗下定决心,将来自己有能力时就要负担起她们母女俩的生活。

“这个送给你,是我小时候玩过的,借着风就能飞翔,这也是我的梦想。”她接过了他递过来的纸鸢,茫然地望了一会。他似乎觉得她的茫然没有理由,但他并不知道,她从记事起,就没玩过任何玩具。她望着纸鸢上那个经过精心裁剪的老人头的轮廓,不禁又想起了爹爹。她再也按捺不住决堤的泪水,失声抽泣起来。

他似乎读懂了她的心声,怜惜地望着她。

风,轻的听不见它的呼吸。那年,他十六岁;她,十四岁。

永久的诀别

他,跟随父亲外出经商一去就是三年。三年的风霜雨雪历练,

他已经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年轻商人了。回到了宅邸,他首先想起的,是她。她和她的母亲过得如何,有没有受人欺负?他放下行囊,心急如焚地飞奔到她家,眼前的情景让他目瞪口呆。

萧斓家大门已腐朽得面目狰狞,轻轻一推便发出吱吱的声响。院里的几进房屋也已布满了厚厚的灰尘,蜘蛛网覆盖着爬满青苔的窗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萧斓她在哪?她的母亲又在哪?她的家到底遇怎样的变故?有一股阴沉沉的气息向他涌来,他紧张得可以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这不是蓝府的蓝大少爷么?他们家刚坑害死这苦命的娘俩,他今天来又是唱的哪一出戏?”他惊若木鸡地听着街坊话中每一个刺耳的字眼,他断难相信父亲会下此毒手。

他怒气冲冲地闯进家门,面色沉重地冲进父母的卧室,他要证实这一切不是蓝府所为。“萧家的三条人命是怎么一回事?你们给我解释清楚!”他已不顾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父亲,竟一把揪住父亲的衣领,“你说啊!你当年打死了萧斓的爹爹,如今,又毫无廉耻地残害了她们母女?”“誉儿,你先不要激动,慢慢听娘给你解释。”“我不想听你解释,从今往后,你们不配做我的父母,我也不再是蓝府的阔少爷,我要去赎罪,替你们赎罪!”他一把推开母亲,摔门而去。谁都不愿相信,善良的萧斓一家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

他不知道,他走后,她娘的药铺生意越来越不景气,最后倒闭。她们母女俩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沦为乞丐。那天,饥渴难耐的她们来到蓝府想讨口干粮,充填辘辘的饥肠。他的母亲怎能容忍两个乞丐在蓝府门前晃悠,便命令佣人用棍棒把她们打走了。因为过度饥饿虚弱,再遭此毒手,母女俩就这样痛苦地告别了她们憎恶的尘世。

他没有想到,相隔三年的重逢,却演变成了一场永久的诀别。他更不愿相信,是自己的亲人嬉笑间策划了这场悲剧。

后来的故事

后来啊,或许对他来说,再也没有后来了——

他在她们家药铺的残骸里找到了当年他送给她的纸鸢,依旧是崭新如故。他不曾知道,她是多么爱惜地保管着他们之间唯一的信物。从不曾落泪的他,蹲在萧家门前,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他为她们全家立了一块碑,他们的遗体却再也找不到了。他将那只纸鸢深埋在了碑底的泥土中,一声惊雷划破了天际。他,就这样跪在她家的坟前,跪了三天三夜,纵使结局已经无法挽回,但他依然要替亲人们救赎,为自己的良心救赎。

他找到萧家附近的画师凭借记忆,为他画了一幅她的画像。画中的她羞涩地微笑着,脸颊依旧是两片娟娟的桃红,他只看了两眼,眼泪又不自觉地落了下来。他不相信,这样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就这样无辜地葬送在自己的府邸门前,消失在他的视线。

后来啊,又过了无数个后来,人们在他们曾经邂逅的那片荷花池边找到了他的尸体。他的手中攥着这一把风筝线,循着冗长的丝线望去,一只风筝正在半空盘旋。他就这样离开了人们的视线,就像她离开他的视线一样。人们还在他的身下发现了一叠竹简,墨绿的竹子早已褪色,但竹简上的墨迹依然依稀可见。

——那天我与你在柳树下邂逅,是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朋友的温暖。这是我第一次给女孩写信,而且是写给你的,所以我想用竹简作信筏,希望你能看到它,并且能记起我——

——我知道,无论我如何做也无法弥补蓝府对你及你的家人的伤害,唯一的方式,或许只有一死了之,到那个世界,继续替蓝府偿还对你及你的家人所犯的罪孽。请不要怪我的自作多情,我又做了一个纸鸢,轮廓是你的脸,我希望能让你看到它,也能想到我,想到那棵柳树,想到那只刻着老人头的,纸鸢……

江苏省赣榆县外国语学校初一:李魏星

放飞我心中的纸鸢板凳回目录
2016-11-12 07:48 作者:作文大全2

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挫折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次失败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侥幸的念头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当你一旦经历恼人的挫折,当你一旦遭遇可怕的失败,当你一旦油然而生侥幸心理,那么就请放飞自己心中的纸鸢吧!让它飞得更高些,飞到天与地的尽头。在那里,太阳释放出万丈光芒。光芒照耀纸鸢,那一刻,它所迸发出的力量会让一切折服。当一切都在折服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人生需要一种心的释放。

――题记

阳光骄傲地撒向万物。好像一个勇猛无匹的救世主。阳光射进人心,仿佛每一颗心在阳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许风很吝啬,从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闷闷的。一会儿,乌云聚集到太阳周围,仿佛要召开临时会议。往日明朗的太阳顿时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咕噜噜”一声沉闷的叹息。九月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我匆忙走在上学路上。

来到学校,走到座位上,重复着做过一万八千遍的机械动作,拿出了几位“大人”。的确,这些“砖头”的确是“大人”。于是我回忆起了几天前的一件事。

上课了,同学们依旧像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说个不停。老师沉着脸走进教室指着几名同学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去办公室抱书吧!”听罢,十几位同学如急行军般直奔老师办公室。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书就发了下来。“天哪!这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呀!这么多练习册、辅导书,摞起来,比砖头砸人不轻呀!”不知是谁脱口而出。老师瞪了我们一眼。顿时教室里就炸开了锅。“现在的局面,我们是小人,砖头是大人!”“同志们,咬紧牙关,准备好熬夜吧!”看着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课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第一节课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扫兴。”我哝哝到。

屈指算来,开学已有两周多了,可我仍没什么感觉。特别是对物理极不敏感。虽然老师讲得十分细致,但对我来说就是对牛弹琴,毫无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恶的电路图!对它实在束手无策。几次物理测试,我的成绩每况愈下,糟糕至极。我何尝不是着急呢?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我看不出电路图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遥不可及的未来。往日一直自信的我这一回有点……

“李阳,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老师清脆的提问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课堂。“我…我…这,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蓦地,教师四周异常安静。这种死一样的安静足以让我窒息。我仿佛听到几声窃窃私语:“还第一名呢,这都不会。”我的脸立刻变得绯红。老师示意我坐下。我觉得自己仿佛一具僵尸。老师低沉又略带几分关切地说:“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铃……”下课了。这是一个令我急迫等待却又不敢面对的时刻。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老师办公室,两条腿像灌满了铅一样。

老师对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了?”我看着老师,不敢出声。老师温和地对我说:“没关系。老师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师表达清楚:“老师,我觉得自己学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觉得自己没有学物理的天分,您能帮帮我吗?”看着我诚恳的目光,老师轻柔地说:“不要紧,万事开头难,数理化必须要多做题,题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师接着说:“老师知道你是‘常胜将军’,不免有些压力,对吗?”我使劲地点了点头。“老师知道你一定想学好物理对吗?人生总会有挫折,但只要站起来,努力向前,就会胜利,我对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听了老师的话,我茅塞顿开,于是我迈着充满自信,充满勇气的脚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来到操场,一切都是这么美好!阳光依旧撒向万物,但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温和。风大方地吹向广袤的大地,凉凉的,轻轻的。就像几滴清醒剂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梦魇,抛弃纸醉金迷的喧嚣,留下的才是最美丽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现实就像一把枷锁,把我捆住无法挣脱。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

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挫折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次失败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侥幸的念头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当你一旦经历恼人的挫折,当你一旦遭遇可怕的失败,当你一旦油然而生侥幸心理,那么就请放飞自己心中的纸鸢吧!让它飞得更高些,飞到天与地的尽头。在那里,太阳释放出万丈光芒。光芒照耀纸鸢,那一刻,它所迸发出的力量会让一切折服。当一切都在折服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人生需要一种心的释放。

――题记

阳光骄傲地撒向万物。好像一个勇猛无匹的救世主。阳光射进人心,仿佛每一颗心在阳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许风很吝啬,从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闷闷的。一会儿,乌云聚集到太阳周围,仿佛要召开临时会议。往日明朗的太阳顿时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咕噜噜”一声沉闷的叹息。九月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我匆忙走在上学路上。

来到学校,走到座位上,重复着做过一万八千遍的机械动作,拿出了几位“大人”。的确,这些“砖头”的确是“大人”。于是我回忆起了几天前的一件事。

上课了,同学们依旧像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说个不停。老师沉着脸走进教室指着几名同学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去办公室抱书吧!”听罢,十几位同学如急行军般直奔老师办公室。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书就发了下来。“天哪!这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呀!这么多练习册、辅导书,摞起来,比砖头砸人不轻呀!”不知是谁脱口而出。老师瞪了我们一眼。顿时教室里就炸开了锅。“现在的局面,我们是小人,砖头是大人!”“同志们,咬紧牙关,准备好熬夜吧!”看着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课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第一节课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扫兴。”我哝哝到。

屈指算来,开学已有两周多了,可我仍没什么感觉。特别是对物理极不敏感。虽然老师讲得十分细致,但对我来说就是对牛弹琴,毫无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恶的电路图!对它实在束手无策。几次物理测试,我的成绩每况愈下,糟糕至极。我何尝不是着急呢?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我看不出电路图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遥不可及的未来。往日一直自信的我这一回有点……

“李阳,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老师清脆的提问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课堂。“我…我…这,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蓦地,教师四周异常安静。这种死一样的安静足以让我窒息。我仿佛听到几声窃窃私语:“还第一名呢,这都不会。”我的脸立刻变得绯红。老师示意我坐下。我觉得自己仿佛一具僵尸。老师低沉又略带几分关切地说:“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铃……”下课了。这是一个令我急迫等待却又不敢面对的时刻。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老师办公室,两条腿像灌满了铅一样。

老师对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了?”我看着老师,不敢出声。老师温和地对我说:“没关系。老师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师表达清楚:“老师,我觉得自己学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觉得自己没有学物理的天分,您能帮帮我吗?”看着我诚恳的目光,老师轻柔地说:“不要紧,万事开头难,数理化必须要多做题,题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师接着说:“老师知道你是‘常胜将军’,不免有些压力,对吗?”我使劲地点了点头。“老师知道你一定想学好物理对吗?人生总会有挫折,但只要站起来,努力向前,就会胜利,我对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听了老师的话,我茅塞顿开,于是我迈着充满自信,充满勇气的脚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来到操场,一切都是这么美好!阳光依旧撒向万物,但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温和。风大方地吹向广袤的大地,凉凉的,轻轻的。就像几滴清醒剂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梦魇,抛弃纸醉金迷的喧嚣,留下的才是最美丽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现实就像一把枷锁,把我捆住无法挣脱。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

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挫折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次失败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侥幸的念头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当你一旦经历恼人的挫折,当你一旦遭遇可怕的失败,当你一旦油然而生侥幸心理,那么就请放飞自己心中的纸鸢吧!让它飞得更高些,飞到天与地的尽头。在那里,太阳释放出万丈光芒。光芒照耀纸鸢,那一刻,它所迸发出的力量会让一切折服。当一切都在折服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人生需要一种心的释放。

――题记

阳光骄傲地撒向万物。好像一个勇猛无匹的救世主。阳光射进人心,仿佛每一颗心在阳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许风很吝啬,从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闷闷的。一会儿,乌云聚集到太阳周围,仿佛要召开临时会议。往日明朗的太阳顿时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咕噜噜”一声沉闷的叹息。九月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我匆忙走在上学路上。

来到学校,走到座位上,重复着做过一万八千遍的机械动作,拿出了几位“大人”。的确,这些“砖头”的确是“大人”。于是我回忆起了几天前的一件事。

上课了,同学们依旧像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说个不停。老师沉着脸走进教室指着几名同学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去办公室抱书吧!”听罢,十几位同学如急行军般直奔老师办公室。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书就发了下来。“天哪!这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呀!这么多练习册、辅导书,摞起来,比砖头砸人不轻呀!”不知是谁脱口而出。老师瞪了我们一眼。顿时教室里就炸开了锅。“现在的局面,我们是小人,砖头是大人!”“同志们,咬紧牙关,准备好熬夜吧!”看着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课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第一节课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扫兴。”我哝哝到。

屈指算来,开学已有两周多了,可我仍没什么感觉。特别是对物理极不敏感。虽然老师讲得十分细致,但对我来说就是对牛弹琴,毫无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恶的电路图!对它实在束手无策。几次物理测试,我的成绩每况愈下,糟糕至极。我何尝不是着急呢?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我看不出电路图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遥不可及的未来。往日一直自信的我这一回有点……

“李阳,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老师清脆的提问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课堂。“我…我…这,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蓦地,教师四周异常安静。这种死一样的安静足以让我窒息。我仿佛听到几声窃窃私语:“还第一名呢,这都不会。”我的脸立刻变得绯红。老师示意我坐下。我觉得自己仿佛一具僵尸。老师低沉又略带几分关切地说:“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铃……”下课了。这是一个令我急迫等待却又不敢面对的时刻。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老师办公室,两条腿像灌满了铅一样。

老师对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了?”我看着老师,不敢出声。老师温和地对我说:“没关系。老师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师表达清楚:“老师,我觉得自己学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觉得自己没有学物理的天分,您能帮帮我吗?”看着我诚恳的目光,老师轻柔地说:“不要紧,万事开头难,数理化必须要多做题,题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师接着说:“老师知道你是‘常胜将军’,不免有些压力,对吗?”我使劲地点了点头。“老师知道你一定想学好物理对吗?人生总会有挫折,但只要站起来,努力向前,就会胜利,我对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听了老师的话,我茅塞顿开,于是我迈着充满自信,充满勇气的脚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来到操场,一切都是这么美好!阳光依旧撒向万物,但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温和。风大方地吹向广袤的大地,凉凉的,轻轻的。就像几滴清醒剂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梦魇,抛弃纸醉金迷的喧嚣,留下的才是最美丽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现实就像一把枷锁,把我捆住无法挣脱。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

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挫折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次失败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侥幸的念头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当你一旦经历恼人的挫折,当你一旦遭遇可怕的失败,当你一旦油然而生侥幸心理,那么就请放飞自己心中的纸鸢吧!让它飞得更高些,飞到天与地的尽头。在那里,太阳释放出万丈光芒。光芒照耀纸鸢,那一刻,它所迸发出的力量会让一切折服。当一切都在折服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人生需要一种心的释放。

――题记

阳光骄傲地撒向万物。好像一个勇猛无匹的救世主。阳光射进人心,仿佛每一颗心在阳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许风很吝啬,从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闷闷的。一会儿,乌云聚集到太阳周围,仿佛要召开临时会议。往日明朗的太阳顿时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咕噜噜”一声沉闷的叹息。九月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我匆忙走在上学路上。

来到学校,走到座位上,重复着做过一万八千遍的机械动作,拿出了几位“大人”。的确,这些“砖头”的确是“大人”。于是我回忆起了几天前的一件事。

上课了,同学们依旧像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说个不停。老师沉着脸走进教室指着几名同学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去办公室抱书吧!”听罢,十几位同学如急行军般直奔老师办公室。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书就发了下来。“天哪!这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呀!这么多练习册、辅导书,摞起来,比砖头砸人不轻呀!”不知是谁脱口而出。老师瞪了我们一眼。顿时教室里就炸开了锅。“现在的局面,我们是小人,砖头是大人!”“同志们,咬紧牙关,准备好熬夜吧!”看着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课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第一节课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扫兴。”我哝哝到。

屈指算来,开学已有两周多了,可我仍没什么感觉。特别是对物理极不敏感。虽然老师讲得十分细致,但对我来说就是对牛弹琴,毫无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恶的电路图!对它实在束手无策。几次物理测试,我的成绩每况愈下,糟糕至极。我何尝不是着急呢?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我看不出电路图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遥不可及的未来。往日一直自信的我这一回有点……

“李阳,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老师清脆的提问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课堂。“我…我…这,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蓦地,教师四周异常安静。这种死一样的安静足以让我窒息。我仿佛听到几声窃窃私语:“还第一名呢,这都不会。”我的脸立刻变得绯红。老师示意我坐下。我觉得自己仿佛一具僵尸。老师低沉又略带几分关切地说:“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铃……”下课了。这是一个令我急迫等待却又不敢面对的时刻。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老师办公室,两条腿像灌满了铅一样。

老师对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了?”我看着老师,不敢出声。老师温和地对我说:“没关系。老师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师表达清楚:“老师,我觉得自己学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觉得自己没有学物理的天分,您能帮帮我吗?”看着我诚恳的目光,老师轻柔地说:“不要紧,万事开头难,数理化必须要多做题,题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师接着说:“老师知道你是‘常胜将军’,不免有些压力,对吗?”我使劲地点了点头。“老师知道你一定想学好物理对吗?人生总会有挫折,但只要站起来,努力向前,就会胜利,我对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听了老师的话,我茅塞顿开,于是我迈着充满自信,充满勇气的脚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来到操场,一切都是这么美好!阳光依旧撒向万物,但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温和。风大方地吹向广袤的大地,凉凉的,轻轻的。就像几滴清醒剂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梦魇,抛弃纸醉金迷的喧嚣,留下的才是最美丽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现实就像一把枷锁,把我捆住无法挣脱。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

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挫折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次失败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侥幸的念头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当你一旦经历恼人的挫折,当你一旦遭遇可怕的失败,当你一旦油然而生侥幸心理,那么就请放飞自己心中的纸鸢吧!让它飞得更高些,飞到天与地的尽头。在那里,太阳释放出万丈光芒。光芒照耀纸鸢,那一刻,它所迸发出的力量会让一切折服。当一切都在折服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人生需要一种心的释放。

――题记

阳光骄傲地撒向万物。好像一个勇猛无匹的救世主。阳光射进人心,仿佛每一颗心在阳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许风很吝啬,从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闷闷的。一会儿,乌云聚集到太阳周围,仿佛要召开临时会议。往日明朗的太阳顿时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咕噜噜”一声沉闷的叹息。九月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我匆忙走在上学路上。

来到学校,走到座位上,重复着做过一万八千遍的机械动作,拿出了几位“大人”。的确,这些“砖头”的确是“大人”。于是我回忆起了几天前的一件事。

上课了,同学们依旧像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说个不停。老师沉着脸走进教室指着几名同学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去办公室抱书吧!”听罢,十几位同学如急行军般直奔老师办公室。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书就发了下来。“天哪!这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呀!这么多练习册、辅导书,摞起来,比砖头砸人不轻呀!”不知是谁脱口而出。老师瞪了我们一眼。顿时教室里就炸开了锅。“现在的局面,我们是小人,砖头是大人!”“同志们,咬紧牙关,准备好熬夜吧!”看着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课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第一节课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扫兴。”我哝哝到。

屈指算来,开学已有两周多了,可我仍没什么感觉。特别是对物理极不敏感。虽然老师讲得十分细致,但对我来说就是对牛弹琴,毫无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恶的电路图!对它实在束手无策。几次物理测试,我的成绩每况愈下,糟糕至极。我何尝不是着急呢?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我看不出电路图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遥不可及的未来。往日一直自信的我这一回有点……

“李阳,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老师清脆的提问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课堂。“我…我…这,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蓦地,教师四周异常安静。这种死一样的安静足以让我窒息。我仿佛听到几声窃窃私语:“还第一名呢,这都不会。”我的脸立刻变得绯红。老师示意我坐下。我觉得自己仿佛一具僵尸。老师低沉又略带几分关切地说:“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铃……”下课了。这是一个令我急迫等待却又不敢面对的时刻。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老师办公室,两条腿像灌满了铅一样。

老师对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了?”我看着老师,不敢出声。老师温和地对我说:“没关系。老师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师表达清楚:“老师,我觉得自己学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觉得自己没有学物理的天分,您能帮帮我吗?”看着我诚恳的目光,老师轻柔地说:“不要紧,万事开头难,数理化必须要多做题,题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师接着说:“老师知道你是‘常胜将军’,不免有些压力,对吗?”我使劲地点了点头。“老师知道你一定想学好物理对吗?人生总会有挫折,但只要站起来,努力向前,就会胜利,我对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听了老师的话,我茅塞顿开,于是我迈着充满自信,充满勇气的脚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来到操场,一切都是这么美好!阳光依旧撒向万物,但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温和。风大方地吹向广袤的大地,凉凉的,轻轻的。就像几滴清醒剂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梦魇,抛弃纸醉金迷的喧嚣,留下的才是最美丽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现实就像一把枷锁,把我捆住无法挣脱。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

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挫折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次失败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侥幸的念头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当你一旦经历恼人的挫折,当你一旦遭遇可怕的失败,当你一旦油然而生侥幸心理,那么就请放飞自己心中的纸鸢吧!让它飞得更高些,飞到天与地的尽头。在那里,太阳释放出万丈光芒。光芒照耀纸鸢,那一刻,它所迸发出的力量会让一切折服。当一切都在折服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人生需要一种心的释放。

――题记

阳光骄傲地撒向万物。好像一个勇猛无匹的救世主。阳光射进人心,仿佛每一颗心在阳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许风很吝啬,从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闷闷的。一会儿,乌云聚集到太阳周围,仿佛要召开临时会议。往日明朗的太阳顿时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咕噜噜”一声沉闷的叹息。九月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我匆忙走在上学路上。

来到学校,走到座位上,重复着做过一万八千遍的机械动作,拿出了几位“大人”。的确,这些“砖头”的确是“大人”。于是我回忆起了几天前的一件事。

上课了,同学们依旧像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说个不停。老师沉着脸走进教室指着几名同学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去办公室抱书吧!”听罢,十几位同学如急行军般直奔老师办公室。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书就发了下来。“天哪!这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呀!这么多练习册、辅导书,摞起来,比砖头砸人不轻呀!”不知是谁脱口而出。老师瞪了我们一眼。顿时教室里就炸开了锅。“现在的局面,我们是小人,砖头是大人!”“同志们,咬紧牙关,准备好熬夜吧!”看着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课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第一节课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扫兴。”我哝哝到。

屈指算来,开学已有两周多了,可我仍没什么感觉。特别是对物理极不敏感。虽然老师讲得十分细致,但对我来说就是对牛弹琴,毫无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恶的电路图!对它实在束手无策。几次物理测试,我的成绩每况愈下,糟糕至极。我何尝不是着急呢?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我看不出电路图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遥不可及的未来。往日一直自信的我这一回有点……

“李阳,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老师清脆的提问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课堂。“我…我…这,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蓦地,教师四周异常安静。这种死一样的安静足以让我窒息。我仿佛听到几声窃窃私语:“还第一名呢,这都不会。”我的脸立刻变得绯红。老师示意我坐下。我觉得自己仿佛一具僵尸。老师低沉又略带几分关切地说:“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铃……”下课了。这是一个令我急迫等待却又不敢面对的时刻。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老师办公室,两条腿像灌满了铅一样。

老师对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了?”我看着老师,不敢出声。老师温和地对我说:“没关系。老师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师表达清楚:“老师,我觉得自己学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觉得自己没有学物理的天分,您能帮帮我吗?”看着我诚恳的目光,老师轻柔地说:“不要紧,万事开头难,数理化必须要多做题,题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师接着说:“老师知道你是‘常胜将军’,不免有些压力,对吗?”我使劲地点了点头。“老师知道你一定想学好物理对吗?人生总会有挫折,但只要站起来,努力向前,就会胜利,我对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听了老师的话,我茅塞顿开,于是我迈着充满自信,充满勇气的脚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来到操场,一切都是这么美好!阳光依旧撒向万物,但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温和。风大方地吹向广袤的大地,凉凉的,轻轻的。就像几滴清醒剂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梦魇,抛弃纸醉金迷的喧嚣,留下的才是最美丽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现实就像一把枷锁,把我捆住无法挣脱。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

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挫折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次失败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个人能否为了一个侥幸的念头就放弃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当你一旦经历恼人的挫折,当你一旦遭遇可怕的失败,当你一旦油然而生侥幸心理,那么就请放飞自己心中的纸鸢吧!让它飞得更高些,飞到天与地的尽头。在那里,太阳释放出万丈光芒。光芒照耀纸鸢,那一刻,它所迸发出的力量会让一切折服。当一切都在折服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人生需要一种心的释放。

――题记

阳光骄傲地撒向万物。好像一个勇猛无匹的救世主。阳光射进人心,仿佛每一颗心在阳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许风很吝啬,从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闷闷的。一会儿,乌云聚集到太阳周围,仿佛要召开临时会议。往日明朗的太阳顿时蒙上一层神秘面纱。“咕噜噜”一声沉闷的叹息。九月的天气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我匆忙走在上学路上。

来到学校,走到座位上,重复着做过一万八千遍的机械动作,拿出了几位“大人”。的确,这些“砖头”的确是“大人”。于是我回忆起了几天前的一件事。

上课了,同学们依旧像叽叽喳喳的小麻雀说个不停。老师沉着脸走进教室指着几名同学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去办公室抱书吧!”听罢,十几位同学如急行军般直奔老师办公室。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书就发了下来。“天哪!这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呀!这么多练习册、辅导书,摞起来,比砖头砸人不轻呀!”不知是谁脱口而出。老师瞪了我们一眼。顿时教室里就炸开了锅。“现在的局面,我们是小人,砖头是大人!”“同志们,咬紧牙关,准备好熬夜吧!”看着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课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第一节课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扫兴。”我哝哝到。

屈指算来,开学已有两周多了,可我仍没什么感觉。特别是对物理极不敏感。虽然老师讲得十分细致,但对我来说就是对牛弹琴,毫无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恶的电路图!对它实在束手无策。几次物理测试,我的成绩每况愈下,糟糕至极。我何尝不是着急呢?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虽然我看不出电路图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遥不可及的未来。往日一直自信的我这一回有点……

“李阳,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老师清脆的提问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课堂。“我…我…这,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蓦地,教师四周异常安静。这种死一样的安静足以让我窒息。我仿佛听到几声窃窃私语:“还第一名呢,这都不会。”我的脸立刻变得绯红。老师示意我坐下。我觉得自己仿佛一具僵尸。老师低沉又略带几分关切地说:“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铃……”下课了。这是一个令我急迫等待却又不敢面对的时刻。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老师办公室,两条腿像灌满了铅一样。

老师对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了?”我看着老师,不敢出声。老师温和地对我说:“没关系。老师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师表达清楚:“老师,我觉得自己学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觉得自己没有学物理的天分,您能帮帮我吗?”看着我诚恳的目光,老师轻柔地说:“不要紧,万事开头难,数理化必须要多做题,题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师接着说:“老师知道你是‘常胜将军’,不免有些压力,对吗?”我使劲地点了点头。“老师知道你一定想学好物理对吗?人生总会有挫折,但只要站起来,努力向前,就会胜利,我对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听了老师的话,我茅塞顿开,于是我迈着充满自信,充满勇气的脚步走出了办公室。

我来到操场,一切都是这么美好!阳光依旧撒向万物,但少了几分霸气,多了几分温和。风大方地吹向广袤的大地,凉凉的,轻轻的。就像几滴清醒剂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梦魇,抛弃纸醉金迷的喧嚣,留下的才是最美丽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条大河,时而宁静,时而疯狂,现实就像一把枷锁,把我捆住无法挣脱。这谜样的生活锋利如刀,次次将我重伤。我知道我要的那种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

花无盛・纸鸢#3楼回目录
2016-11-12 07:50 作者:作文大全3

花无盛・纸鸢

我们一直如此,

像天空中的纸鸢。

似乎

我们一直如此,

是彼此的端点。

我们一直如此,

只隔着紧绷的线。

我们终将如此,

线断――

飞!

蓝色纸鸢#4楼回目录
2016-11-12 07:51 作者:作文大全4

今年我14岁了,站在14岁的尾巴上的我伫足回望,不禁自嘲起来。当年自己是多么的无知,我总是写下“其实当时我应当・・・・・・”、“其实我原本应该・・・・・・”的句子,来耻笑自己的任性与固执。

 ; ; ; 现在才明白,有些东西注定是要单枪匹马的,不能说,一说就错,然后还要继续用语言去纠正因语言犯下的错误,太麻烦。于是我学会安静,从懂事后我真正认识到我应该做个安静的人。

如果人生可以倒带,那么我希望在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去挽回一些曾经失败的事情。但是,那只是一种美好的幻想。现在我看自己的童年都是以一种仰视的目光,像一个满身肮脏的乞丐不敢靠近心中圣洁的女神。柏拉图是我心中尊贵的神,童年是我无法企及的乌托邦。童年明明就在眼前却看不到,明明以随时间走得很远,但疼痛的感觉异常清晰犹如切肤。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如今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

茫・・・・・・

幸运的是我/曾陪他们开放

 ;

 ;

 ; ; ; ; ; ; ; ; ; ; ; ; ; ; ; 蓝色纸鸢

9月28日,我出生在上海长海医院。这是一个很理所当然的时间,很普通。但是姐姐说我是上帝遗弃的天使,那时我不懂浪漫,很不合时宜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姐姐说,天使应该是热情奔放的,但有一些天使本性冷漠自闭,就像冰蓝色的结界那样,上帝要让他们来到凡世,感受那里的喧嚣。我问,这是真的吗?姐姐说,书上是这么写的。我相信了。

一岁,我开始说话。

一岁半,我开始学走路。

二岁,我会拉着姐姐的手说,出去玩!

三岁,我开始了记忆,开始了自己的美好童年。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喜欢和姐姐一起去上海南京路乱跑。夜上海永远是美丽的,霓虹在整条街上隐隐浮动。我们有意无意地经过舞厅,看见里面的男男女女狂舞不止,舞到涅方可止息。路过网咖,我们看见线上的男男女女极度自恋但又极度脆弱的心。姐姐看着那些忘我的人对我说,塔塔,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那时的我还很小,只能用一种不理解的眼光看着霓虹灯下的姐姐。那时,我只能认真的听、仔细的想。

直到现在,我也一知半解、似懂非懂。

就这样,我在慢慢的长大。

 ; ; ; ; ; ; ;

九月、忆纸鸢#5楼回目录
2016-11-12 07:53 作者:作文大全5

九月的阳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涩的将温暖流向了远方,偶尔路过的幸福、也被纸鸢载向了那些远去的年华。

——题记

九月、花凋零

“最讨厌秋天了。”琳递来了一张纸条。“为什么?”我抬头望了望讲台上的老师,仍在用不紧不慢是我语速讲着“秦岭-淮河”暖温的分界线……

“看操场那颗桂花树,都开始凋谢了,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温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时脸色会有多苍白,指节也微微泛白、纸条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话说:冷汗其实是不经意间的泪水。

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

不曾变一字,像是约定好了的,九月,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终于还是挣脱了时间尘封的枷锁,跳了出来在脑海中慢慢成型,一笔一笔的勾勒出,黛眉凤眼。

头突然疼得厉害,一阵接着一阵。

九月、原来我从不曾将你忘记,你的影像还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为什么都结束了,其实不然、结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则无休止的在遗忘中缅怀。一次又一次,永无休止……

为什么还会想起你,你忘了你说的么?就让我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对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见的下了一场小雪,纷纷扬扬,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换成另外的两个人,这一定是一个很美的邂逅,然后发展一篇童话般的故事,美丽的惹人羡慕。有些矫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带,然后她完全没有看路,一直看着天空中飞絮般的雪花。至于后来,在很多一向认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华丽丽的相撞,相识、相知、相爱。而我们也的确华丽丽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远是故事,与现实相差甚远,“你没长眼睛啊!”抛下一句话,留下还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无奈的笑笑,有些郁闷。

依稀还记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被加工了的回忆温暖了所有冷清。

有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交织了我们的世界,将我们开始连在一起。

到了学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着,咀嚼别人的哀伤,将自己置身在一曲曲离别之殇里。“等会儿我们班会转来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级别的。”“就因为那个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网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会换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丢你旁边。”“怎么说话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说、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请多多关照。”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声音很好听,婉转入耳。淡然地抬起了头,正巧她也在看我这里。第一感觉便是这个女子好有灵性,不知为什么。“九月,你坐纤尘旁边,那儿。好,下面,我们开始上课。”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课本开始讲课。“我在哪儿见过你么?”我悄悄问身旁美丽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轻转堪称完美的侧脸,看起来很惊讶“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无数场景在眼前闪过:奈何桥上,一个女子牵着男子,被黑白无常强行扯开,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轮回,而女子总会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爱,在每一世结束前告诉男子:“轮回虽成殇,唯妾不相忘。”

后来,我把这一段臆想讲给了炜听,炜淡淡然然的说了一句我一直奉为经典的话,“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呢,他们只是无数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个。”

“那我说了你别生气。”“不会。”“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场美丽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说到。看着小孩子口气和满眼都是挤出来的无辜的九月,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刚见面的我们为什么会像很熟的朋友一样。她说:自来熟。

九月、忆纸鸢

有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开头,接下来的故事就有些过分的顺理成章。

九月也喜欢那种散发淡淡的忧伤的文字,还记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欢呼雀跃。像是为找到了一个同道中人而高兴。而我,也还记得,自己已经能安安静静地看着九月了。九月也喜欢写些文字,不过她的忧伤太浮华,就像她本人,永远沉淀不出厚重的韵味。

“有九月的阳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涩的将温暖流向了远方,偶尔路过的幸福、也被纸鸢载向了那些远去的年华。

——题记

九月、花凋零

“最讨厌秋天了。”琳递来了一张纸条。“为什么?”我抬头望了望讲台上的老师,仍在用不紧不慢是我语速讲着“秦岭-淮河”暖温的分界线……

“看操场那颗桂花树,都开始凋谢了,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温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时脸色会有多苍白,指节也微微泛白、纸条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话说:冷汗其实是不经意间的泪水。

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

不曾变一字,像是约定好了的,九月,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终于还是挣脱了时间尘封的枷锁,跳了出来在脑海中慢慢成型,一笔一笔的勾勒出,黛眉凤眼。

头突然疼得厉害,一阵接着一阵。

九月、原来我从不曾将你忘记,你的影像还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为什么都结束了,其实不然、结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则无休止的在遗忘中缅怀。一次又一次,永无休止……

为什么还会想起你,你忘了你说的么?就让我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对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见的下了一场小雪,纷纷扬扬,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换成另外的两个人,这一定是一个很美的邂逅,然后发展一篇童话般的故事,美丽的惹人羡慕。有些矫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带,然后她完全没有看路,一直看着天空中飞絮般的雪花。至于后来,在很多一向认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华丽丽的相撞,相识、相知、相爱。而我们也的确华丽丽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远是故事,与现实相差甚远,“你没长眼睛啊!”抛下一句话,留下还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无奈的笑笑,有些郁闷。

依稀还记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被加工了的回忆温暖了所有冷清。

有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交织了我们的世界,将我们开始连在一起。

到了学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着,咀嚼别人的哀伤,将自己置身在一曲曲离别之殇里。“等会儿我们班会转来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级别的。”“就因为那个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网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会换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丢你旁边。”“怎么说话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说、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请多多关照。”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声音很好听,婉转入耳。淡然地抬起了头,正巧她也在看我这里。第一感觉便是这个女子好有灵性,不知为什么。“九月,你坐纤尘旁边,那儿。好,下面,我们开始上课。”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课本开始讲课。“我在哪儿见过你么?”我悄悄问身旁美丽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轻转堪称完美的侧脸,看起来很惊讶“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无数场景在眼前闪过:奈何桥上,一个女子牵着男子,被黑白无常强行扯开,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轮回,而女子总会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爱,在每一世结束前告诉男子:“轮回虽成殇,唯妾不相忘。”

后来,我把这一段臆想讲给了炜听,炜淡淡然然的说了一句我一直奉为经典的话,“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呢,他们只是无数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个。”

“那我说了你别生气。”“不会。”“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场美丽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说到。看着小孩子口气和满眼都是挤出来的无辜的九月,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刚见面的我们为什么会像很熟的朋友一样。她说:自来熟。

九月、忆纸鸢

有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开头,接下来的故事就有些过分的顺理成章。

九月也喜欢那种散发淡淡的忧伤的文字,还记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欢呼雀跃。像是为找到了一个同道中人而高兴。而我,也还记得,自己已经能安安静静地看着九月了。九月也喜欢写些文字,不过她的忧伤太浮华,就像她本人,永远沉淀不出厚重的韵味。

“有九月的阳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涩的将温暖流向了远方,偶尔路过的幸福、也被纸鸢载向了那些远去的年华。

——题记

九月、花凋零

“最讨厌秋天了。”琳递来了一张纸条。“为什么?”我抬头望了望讲台上的老师,仍在用不紧不慢是我语速讲着“秦岭-淮河”暖温的分界线……

“看操场那颗桂花树,都开始凋谢了,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温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时脸色会有多苍白,指节也微微泛白、纸条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话说:冷汗其实是不经意间的泪水。

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

不曾变一字,像是约定好了的,九月,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终于还是挣脱了时间尘封的枷锁,跳了出来在脑海中慢慢成型,一笔一笔的勾勒出,黛眉凤眼。

头突然疼得厉害,一阵接着一阵。

九月、原来我从不曾将你忘记,你的影像还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为什么都结束了,其实不然、结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则无休止的在遗忘中缅怀。一次又一次,永无休止……

为什么还会想起你,你忘了你说的么?就让我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对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见的下了一场小雪,纷纷扬扬,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换成另外的两个人,这一定是一个很美的邂逅,然后发展一篇童话般的故事,美丽的惹人羡慕。有些矫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带,然后她完全没有看路,一直看着天空中飞絮般的雪花。至于后来,在很多一向认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华丽丽的相撞,相识、相知、相爱。而我们也的确华丽丽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远是故事,与现实相差甚远,“你没长眼睛啊!”抛下一句话,留下还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无奈的笑笑,有些郁闷。

依稀还记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被加工了的回忆温暖了所有冷清。

有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交织了我们的世界,将我们开始连在一起。

到了学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着,咀嚼别人的哀伤,将自己置身在一曲曲离别之殇里。“等会儿我们班会转来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级别的。”“就因为那个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网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会换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丢你旁边。”“怎么说话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说、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请多多关照。”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声音很好听,婉转入耳。淡然地抬起了头,正巧她也在看我这里。第一感觉便是这个女子好有灵性,不知为什么。“九月,你坐纤尘旁边,那儿。好,下面,我们开始上课。”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课本开始讲课。“我在哪儿见过你么?”我悄悄问身旁美丽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轻转堪称完美的侧脸,看起来很惊讶“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无数场景在眼前闪过:奈何桥上,一个女子牵着男子,被黑白无常强行扯开,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轮回,而女子总会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爱,在每一世结束前告诉男子:“轮回虽成殇,唯妾不相忘。”

后来,我把这一段臆想讲给了炜听,炜淡淡然然的说了一句我一直奉为经典的话,“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呢,他们只是无数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个。”

“那我说了你别生气。”“不会。”“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场美丽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说到。看着小孩子口气和满眼都是挤出来的无辜的九月,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刚见面的我们为什么会像很熟的朋友一样。她说:自来熟。

九月、忆纸鸢

有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开头,接下来的故事就有些过分的顺理成章。

九月也喜欢那种散发淡淡的忧伤的文字,还记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欢呼雀跃。像是为找到了一个同道中人而高兴。而我,也还记得,自己已经能安安静静地看着九月了。九月也喜欢写些文字,不过她的忧伤太浮华,就像她本人,永远沉淀不出厚重的韵味。

“有九月的阳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涩的将温暖流向了远方,偶尔路过的幸福、也被纸鸢载向了那些远去的年华。

——题记

九月、花凋零

“最讨厌秋天了。”琳递来了一张纸条。“为什么?”我抬头望了望讲台上的老师,仍在用不紧不慢是我语速讲着“秦岭-淮河”暖温的分界线……

“看操场那颗桂花树,都开始凋谢了,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温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时脸色会有多苍白,指节也微微泛白、纸条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话说:冷汗其实是不经意间的泪水。

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

不曾变一字,像是约定好了的,九月,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终于还是挣脱了时间尘封的枷锁,跳了出来在脑海中慢慢成型,一笔一笔的勾勒出,黛眉凤眼。

头突然疼得厉害,一阵接着一阵。

九月、原来我从不曾将你忘记,你的影像还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为什么都结束了,其实不然、结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则无休止的在遗忘中缅怀。一次又一次,永无休止……

为什么还会想起你,你忘了你说的么?就让我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对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见的下了一场小雪,纷纷扬扬,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换成另外的两个人,这一定是一个很美的邂逅,然后发展一篇童话般的故事,美丽的惹人羡慕。有些矫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带,然后她完全没有看路,一直看着天空中飞絮般的雪花。至于后来,在很多一向认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华丽丽的相撞,相识、相知、相爱。而我们也的确华丽丽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远是故事,与现实相差甚远,“你没长眼睛啊!”抛下一句话,留下还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无奈的笑笑,有些郁闷。

依稀还记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被加工了的回忆温暖了所有冷清。

有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交织了我们的世界,将我们开始连在一起。

到了学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着,咀嚼别人的哀伤,将自己置身在一曲曲离别之殇里。“等会儿我们班会转来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级别的。”“就因为那个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网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会换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丢你旁边。”“怎么说话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说、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请多多关照。”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声音很好听,婉转入耳。淡然地抬起了头,正巧她也在看我这里。第一感觉便是这个女子好有灵性,不知为什么。“九月,你坐纤尘旁边,那儿。好,下面,我们开始上课。”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课本开始讲课。“我在哪儿见过你么?”我悄悄问身旁美丽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轻转堪称完美的侧脸,看起来很惊讶“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无数场景在眼前闪过:奈何桥上,一个女子牵着男子,被黑白无常强行扯开,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轮回,而女子总会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爱,在每一世结束前告诉男子:“轮回虽成殇,唯妾不相忘。”

后来,我把这一段臆想讲给了炜听,炜淡淡然然的说了一句我一直奉为经典的话,“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呢,他们只是无数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个。”

“那我说了你别生气。”“不会。”“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场美丽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说到。看着小孩子口气和满眼都是挤出来的无辜的九月,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刚见面的我们为什么会像很熟的朋友一样。她说:自来熟。

九月、忆纸鸢

有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开头,接下来的故事就有些过分的顺理成章。

九月也喜欢那种散发淡淡的忧伤的文字,还记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欢呼雀跃。像是为找到了一个同道中人而高兴。而我,也还记得,自己已经能安安静静地看着九月了。九月也喜欢写些文字,不过她的忧伤太浮华,就像她本人,永远沉淀不出厚重的韵味。

“有九月的阳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涩的将温暖流向了远方,偶尔路过的幸福、也被纸鸢载向了那些远去的年华。

——题记

九月、花凋零

“最讨厌秋天了。”琳递来了一张纸条。“为什么?”我抬头望了望讲台上的老师,仍在用不紧不慢是我语速讲着“秦岭-淮河”暖温的分界线……

“看操场那颗桂花树,都开始凋谢了,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温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时脸色会有多苍白,指节也微微泛白、纸条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话说:冷汗其实是不经意间的泪水。

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

不曾变一字,像是约定好了的,九月,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终于还是挣脱了时间尘封的枷锁,跳了出来在脑海中慢慢成型,一笔一笔的勾勒出,黛眉凤眼。

头突然疼得厉害,一阵接着一阵。

九月、原来我从不曾将你忘记,你的影像还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为什么都结束了,其实不然、结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则无休止的在遗忘中缅怀。一次又一次,永无休止……

为什么还会想起你,你忘了你说的么?就让我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对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见的下了一场小雪,纷纷扬扬,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换成另外的两个人,这一定是一个很美的邂逅,然后发展一篇童话般的故事,美丽的惹人羡慕。有些矫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带,然后她完全没有看路,一直看着天空中飞絮般的雪花。至于后来,在很多一向认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华丽丽的相撞,相识、相知、相爱。而我们也的确华丽丽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远是故事,与现实相差甚远,“你没长眼睛啊!”抛下一句话,留下还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无奈的笑笑,有些郁闷。

依稀还记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被加工了的回忆温暖了所有冷清。

有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交织了我们的世界,将我们开始连在一起。

到了学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着,咀嚼别人的哀伤,将自己置身在一曲曲离别之殇里。“等会儿我们班会转来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级别的。”“就因为那个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网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会换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丢你旁边。”“怎么说话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说、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请多多关照。”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声音很好听,婉转入耳。淡然地抬起了头,正巧她也在看我这里。第一感觉便是这个女子好有灵性,不知为什么。“九月,你坐纤尘旁边,那儿。好,下面,我们开始上课。”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课本开始讲课。“我在哪儿见过你么?”我悄悄问身旁美丽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轻转堪称完美的侧脸,看起来很惊讶“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无数场景在眼前闪过:奈何桥上,一个女子牵着男子,被黑白无常强行扯开,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轮回,而女子总会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爱,在每一世结束前告诉男子:“轮回虽成殇,唯妾不相忘。”

后来,我把这一段臆想讲给了炜听,炜淡淡然然的说了一句我一直奉为经典的话,“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呢,他们只是无数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个。”

“那我说了你别生气。”“不会。”“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场美丽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说到。看着小孩子口气和满眼都是挤出来的无辜的九月,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刚见面的我们为什么会像很熟的朋友一样。她说:自来熟。

九月、忆纸鸢

有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开头,接下来的故事就有些过分的顺理成章。

九月也喜欢那种散发淡淡的忧伤的文字,还记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欢呼雀跃。像是为找到了一个同道中人而高兴。而我,也还记得,自己已经能安安静静地看着九月了。九月也喜欢写些文字,不过她的忧伤太浮华,就像她本人,永远沉淀不出厚重的韵味。

“有九月的阳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涩的将温暖流向了远方,偶尔路过的幸福、也被纸鸢载向了那些远去的年华。

——题记

九月、花凋零

“最讨厌秋天了。”琳递来了一张纸条。“为什么?”我抬头望了望讲台上的老师,仍在用不紧不慢是我语速讲着“秦岭-淮河”暖温的分界线……

“看操场那颗桂花树,都开始凋谢了,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温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时脸色会有多苍白,指节也微微泛白、纸条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话说:冷汗其实是不经意间的泪水。

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

不曾变一字,像是约定好了的,九月,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终于还是挣脱了时间尘封的枷锁,跳了出来在脑海中慢慢成型,一笔一笔的勾勒出,黛眉凤眼。

头突然疼得厉害,一阵接着一阵。

九月、原来我从不曾将你忘记,你的影像还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为什么都结束了,其实不然、结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则无休止的在遗忘中缅怀。一次又一次,永无休止……

为什么还会想起你,你忘了你说的么?就让我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对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见的下了一场小雪,纷纷扬扬,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换成另外的两个人,这一定是一个很美的邂逅,然后发展一篇童话般的故事,美丽的惹人羡慕。有些矫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带,然后她完全没有看路,一直看着天空中飞絮般的雪花。至于后来,在很多一向认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华丽丽的相撞,相识、相知、相爱。而我们也的确华丽丽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远是故事,与现实相差甚远,“你没长眼睛啊!”抛下一句话,留下还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无奈的笑笑,有些郁闷。

依稀还记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被加工了的回忆温暖了所有冷清。

有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交织了我们的世界,将我们开始连在一起。

到了学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着,咀嚼别人的哀伤,将自己置身在一曲曲离别之殇里。“等会儿我们班会转来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级别的。”“就因为那个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网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会换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丢你旁边。”“怎么说话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说、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请多多关照。”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声音很好听,婉转入耳。淡然地抬起了头,正巧她也在看我这里。第一感觉便是这个女子好有灵性,不知为什么。“九月,你坐纤尘旁边,那儿。好,下面,我们开始上课。”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课本开始讲课。“我在哪儿见过你么?”我悄悄问身旁美丽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轻转堪称完美的侧脸,看起来很惊讶“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无数场景在眼前闪过:奈何桥上,一个女子牵着男子,被黑白无常强行扯开,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轮回,而女子总会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爱,在每一世结束前告诉男子:“轮回虽成殇,唯妾不相忘。”

后来,我把这一段臆想讲给了炜听,炜淡淡然然的说了一句我一直奉为经典的话,“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呢,他们只是无数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个。”

“那我说了你别生气。”“不会。”“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场美丽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说到。看着小孩子口气和满眼都是挤出来的无辜的九月,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刚见面的我们为什么会像很熟的朋友一样。她说:自来熟。

九月、忆纸鸢

有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开头,接下来的故事就有些过分的顺理成章。

九月也喜欢那种散发淡淡的忧伤的文字,还记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欢呼雀跃。像是为找到了一个同道中人而高兴。而我,也还记得,自己已经能安安静静地看着九月了。九月也喜欢写些文字,不过她的忧伤太浮华,就像她本人,永远沉淀不出厚重的韵味。

“有九月的阳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涩的将温暖流向了远方,偶尔路过的幸福、也被纸鸢载向了那些远去的年华。

——题记

九月、花凋零

“最讨厌秋天了。”琳递来了一张纸条。“为什么?”我抬头望了望讲台上的老师,仍在用不紧不慢是我语速讲着“秦岭-淮河”暖温的分界线……

“看操场那颗桂花树,都开始凋谢了,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温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时脸色会有多苍白,指节也微微泛白、纸条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话说:冷汗其实是不经意间的泪水。

它凋谢了我整个九月呢!

不曾变一字,像是约定好了的,九月,那个温婉如玉的女子,终于还是挣脱了时间尘封的枷锁,跳了出来在脑海中慢慢成型,一笔一笔的勾勒出,黛眉凤眼。

头突然疼得厉害,一阵接着一阵。

九月、原来我从不曾将你忘记,你的影像还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为什么都结束了,其实不然、结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则无休止的在遗忘中缅怀。一次又一次,永无休止……

为什么还会想起你,你忘了你说的么?就让我一个人拥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对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见的下了一场小雪,纷纷扬扬,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换成另外的两个人,这一定是一个很美的邂逅,然后发展一篇童话般的故事,美丽的惹人羡慕。有些矫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带,然后她完全没有看路,一直看着天空中飞絮般的雪花。至于后来,在很多一向认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华丽丽的相撞,相识、相知、相爱。而我们也的确华丽丽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远是故事,与现实相差甚远,“你没长眼睛啊!”抛下一句话,留下还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无奈的笑笑,有些郁闷。

依稀还记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样,被加工了的回忆温暖了所有冷清。

有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交织了我们的世界,将我们开始连在一起。

到了学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着,咀嚼别人的哀伤,将自己置身在一曲曲离别之殇里。“等会儿我们班会转来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级别的。”“就因为那个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网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会换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丢你旁边。”“怎么说话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说、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请多多关照。”简单的介绍了自己,声音很好听,婉转入耳。淡然地抬起了头,正巧她也在看我这里。第一感觉便是这个女子好有灵性,不知为什么。“九月,你坐纤尘旁边,那儿。好,下面,我们开始上课。”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课本开始讲课。“我在哪儿见过你么?”我悄悄问身旁美丽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轻转堪称完美的侧脸,看起来很惊讶“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无数场景在眼前闪过:奈何桥上,一个女子牵着男子,被黑白无常强行扯开,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轮回,而女子总会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爱,在每一世结束前告诉男子:“轮回虽成殇,唯妾不相忘。”

后来,我把这一段臆想讲给了炜听,炜淡淡然然的说了一句我一直奉为经典的话,“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其实呢,他们只是无数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个。”

“那我说了你别生气。”“不会。”“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场美丽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说到。看着小孩子口气和满眼都是挤出来的无辜的九月,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明白,刚见面的我们为什么会像很熟的朋友一样。她说:自来熟。

九月、忆纸鸢

有了一个算是比较好的开头,接下来的故事就有些过分的顺理成章。

九月也喜欢那种散发淡淡的忧伤的文字,还记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欢呼雀跃。像是为找到了一个同道中人而高兴。而我,也还记得,自己已经能安安静静地看着九月了。九月也喜欢写些文字,不过她的忧伤太浮华,就像她本人,永远沉淀不出厚重的韵味。

“有

今日作文推荐榜